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生活

如何做 7 个《一千零一夜》般的美梦
2018-03-12 15:26 来源:时尚先生网

《一千零一夜》中的女孩舍赫拉查德以语言的魔法编织了 1001 个故事,那里有不分四季繁花盛开的空中花园、缀满星辰与宝石的穹顶,以及擦擦铜灯就会出现的神怪。不过,酒店设计师们却让神话无限地落地于现实,走进酒店,你便遁入了古老阿拉伯神话。

荷兰鬼才设计师马塞尔·万德斯( Marcel Wanders )几乎把读者头脑里的《一千零一夜》场景都放进了一栋大楼里。

也许只有万德斯才能做到这一点,因为想法过于新奇大胆,万德斯曾被设计学院开除,不过这完全没有影响这位设计天才的事业。在完成了震惊世人的怪物椅、鸡蛋花瓶等一系列作品之后,如今他已博得了设计界的 Lady Gaga 之称,并成为当今国际设计界最多产也最多金的当红炸子鸡,疯狂、怪诞、有趣更是其招牌。

这栋大楼便是位于多哈西湾地区的蒙德里安酒店( Mondrian Hotel Doha ),万德斯无疑将这里当成了实现阿拉伯神话的试验场,以现代镜头返照古老的阿拉伯传统,出人意料地构建起一个个神秘而华美的异域空间。

酒店大堂里装饰着许多尺寸巨大的金色叶片状铃铛与仿佛自云端垂下的水晶吊灯,还有随处可见的卡塔尔国鸟“猎鹰”,一切都凸显了空间的非现实感,但最吸引人眼球是整整四层楼高的黑色镂空螺旋楼梯,它让人想起童话中某种神奇的植物,似乎沿级盘旋而上就能踏入云端。

而在另一个空间,白色的立柱上缀满了金蛋——又一个只可能在童话中出现的道具,而中间则是一棵开出巨大花朵的金色树木,这一切似乎都再现着《一千零一夜》中那些充满魔力的异国花园。

万德斯曾说,他喜欢“空间造梦”这一说法,在他看来,每个空间都在叙述着独立的故事。

蒙德里安酒店有 270 个房间,包括 59 间工作室顶层公寓和套房。所有房间里均放有定制的微型艺术品、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和万德斯的家居设计作品。在酒店里,从大堂到走廊到餐厅再到房间和花园,就像是在《一千零一夜》打开的书页中寻找最初的纯真与感动。

在古老的摩洛哥,商队自马拉喀什的红色城墙下出发,把广场上卖水人和舞蛇人的吆喝、滴着羊油的烤肉和蜜酒、风里传来的橘树芳香都留在脑后。商队行走在撒哈拉的沙丘之间,犹如航船在丝绸般的海面,在阴影和光亮的交错中时间奏出无边无际的乐章。

而斯库拉是进入撒哈拉之前最后的绿洲,阿特拉斯山脉雄伟的雪山和撒哈拉茫茫大漠之间,在一片翠绿的棕榈树林之间的 Dar Ahlam 酒店,就是进入古代时空的魔法之门。这座如梦似幻的建筑是建于 19 世纪的一座古堡,曾是苏丹国王的狩猎场。后来,它被改建成酒店,以另一种方式继续书写着摩洛哥的奇丽传说。

Dar Ahlam 只有少得可怜的 14 个房间,通向酒店的路也并非如人们所想像的奢侈酒店那样——一条两边种满了奇花异草的平整大路。相反,这是一条颠簸的土路,穿过石头民居和一座近乎干涸的河床,一切迹象表明,这是个阿拉伯版本的“大隐隐于市”,发现它的过程则像在沙漠里寻找藏满大盗的宝藏,需要一点魔法和一点运气。

经过了一小段黑黢黢只燃着几支蜡烛的走道,酒店的庭院却显得格外明亮开朗。空间里飘荡着一种特别的香味,像盛开着茉莉花的雪松山谷,这可是现存最古老的法国香水 Lubin 为酒店特别调制的气味,其实,在每个房间,你也能找到与之对应的不同香氛蜡烛。

14 个房间有着 14 种不同的风格,并且装饰也会随着四季而变化。这里有非常舒适的古典式住宿体验,能加热的瓷砖地板、真丝床罩、壁炉、私人泳池和窗外壮丽的阿特拉斯山脉风景会让你生活得像个昔日的君主,当然,这里也像古代一样没有电视、电话和网络。

与别的度假村不同, Dar Ahlam 没有餐厅,厨师按照每位客人的喜好与口味定制菜单,早餐通常会送到房里,午餐和晚餐则会随机“发生”在庭院的任何一个角落。是一个燃着烛光垂着厚重丝缦的神秘房间,还是泛着金色光泽的橄榄花园?在神灯没有擦亮前,什么都不好说。

说起阿拉伯世界的顶级酒店,许多人脱口而出的总是迪拜的七星级帆船酒店,可在阿布扎比的酋长皇宫酒店( Emirates Palace Abu Dhabi )面前,自诩奢华的帆船酒店也要甘拜下风。

作为世界唯一的八星级酒店,酒店的修建花费了整整 30 亿美元,包括一座世界上最大的黄金圆顶,共计使用了 22 吨黄金。

座落于阿布扎比西北海岸边的酋长皇宫酒店,远远望去,既有点像清真寺,也有点儿像传说中的辛巴达王宫。宫殿般的宏大正是酒店予人的第一印象。穿过它那足有 40 米高的由来自意大利的石材砌成的大门内,尚要通过长达数百米的坡道,才能抵达酒店大堂。

在大堂里, 1002 盏施华洛世奇水晶枝形吊灯投下了璀璨夺目的光芒,将这里的黑夜映照得如同白昼般通透。这座面积巨大的酒店只配备了 394 个房间,不过却拥有 1200 多名员工、 14 间餐厅、 128 间厨房和一个拥有 167 个泊位的私人码头。

如果在空中俯瞰,你会注意到酒店的穹顶,这也是阿拉伯建筑特有的标志。酋长国宫殿酒店拥有令人吃惊的 114 个穹顶,全部由马赛克砌成,格外华丽庄严。其中最大的穹顶直径可达 42 米,表面镀银,并在顶端装饰了黄金。这种奢侈程度,绝对让人瞠目结舌。而偶尔降落在楼顶停机坪的直升机旁,也许某位酋长正顺着私密的电梯步入一个私属的小型宫殿呢。

举一个或许不是最恰当的比喻,菲斯就像摩洛哥的纽约,爱它的人极爱,厌它的人也极厌,前者沉浸在古城内那 8000 多条细如蛛丝的小巷中,在每一扇门每一盏灯后寻觅这个摩洛哥王朝旧都曾经的浮华与繁荣,后者呢,或许满城飘散的皮革臭味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难以忍受的糟点。但无论如何,当我们谈起菲斯著名的 Riad Fès 酒店时,两派人总能达成共识——这是城中最棒的下榻地点,没有之一。

Riad Fès 酒店巧妙地融合了安达卢西亚的奢华和摩洛哥的生活情调,这是一栋西班牙摩尔风格的建筑,拥有四个风格一致的庭院,内里的雕花门、瓷砖墙、拱廊和大理石水池各不相同。

同时,酒店也是一个浓缩了古城精华的博物馆,每一个门廊、每一件摆设都经过设计师深思熟虑的思考,在这里,哪怕一个盘子,也充满着有趣的细节,而这些细节组合起来,就勾勒出了菲斯的过往。

酒店的选址十分考究,它位于老城和新城之间的一座小山上,居高临下的地理位置让住客光凭眼睛,便能体会老城那错综复杂的地貌,这便是菲斯的现在。

而当踏入酒店中庭,便仿佛转入了时间之镜的背面,来到了菲斯历史上的黄金年代,摩洛哥最具有代表性的纯手工镶贴马赛克把这个宽敞的空间点缀得如同海市蜃楼般华美,复古钢琴、摩尔式风格立柱、菱形花纹地板和绿色的盆栽等装饰全都处在正确的位置,啜上一口侍者以银壶奉上的薄荷茶,便恍然成了君主的座上宾。

座落在阿曼苏丹国赛格高原之上的这家安纳塔拉酒店,是中东地区海拔最高的奢华酒店,没有之一。它所在的绿山( Jebel Akhdar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岁月里,一直是常人不易到达的高峰。不过,拜现代技术所赐,如今人们已经可以在顶峰过上相当舒适的“一览众山小”的日子了。

前往度假村的路途并不无聊,一路上茂密的枣园、古代要塞以及被当地人称为旱谷的干枯河床景观在车旁不时闪现,直到沿着山路盘旋而上抵达终点,天地便豁然开朗。

酒店的设计灵感来自于制高点的指挥要塞,这使它在外观上几乎融入了粗砺的岩石中,且有种历史的沧桑感。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内室那令人惊叹的阿拉伯式的奢华,古朴的黄铜吊灯、厚重的羊毛地毯以及各种镂空的细节设计,令人仿佛置身于中东贵族的宫殿中。

不过,如果只在室内待着就太辜负这家度假村的设计了。像个真正的阿里巴巴一样,来一次贴近自然的冒险,才是打开这家度假村的正确方式。

你可以伴着日出在山顶练习瑜伽,或是在要塞的观星台上仰望星空,甚至通过 Via Ferrata 铁索栈道式攀岩体验来徒手测量酒店所在峭壁的围度,当然,离开前别忘了在“戴安娜点”享受一次悬崖午餐,相信你将见到的风景,与 1986 年 11 月戴安娜王妃造访时的所见,并无二致。

结构精巧的拱门、穹顶、塔楼和庭院组成了这处沙漠中的绿洲,紫红色的帷幔里烟雾缭绕,羊肠小径上柠檬和橘树的芳香萦绕鼻间,这一切都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度假村的名字——皇家幻境( One and Only Royal Mirage Resort )。

其实,度假村的前身正是某任迪拜酋长为他的一位摩洛哥王后修建的行宫。酒店保留了原本的“皇宫”与“阿拉伯庭院”的名称,并植入了更多宏伟而神秘的古阿拉伯元素,让人一见之下,便能直观地感受到王朝曾经的繁荣与辉煌。

花园里种着许多奇花异草,甚至散养着几只孔雀,在造型优美的喷泉背景下,正是一幅《一千零一夜》中标准的东方异域风情画。

不要错过水疗中心里的土耳其浴室,这间贴着马赛克的浴室有着曲折的走廊和奇特的拱门,与美轮美奂的视觉体验相对应的,是它带来的中东式皇家洗浴体验。首先使用摩洛哥黑皂对身体进行深层清洁,接着进行全身磨砂,然后使用蕴含桉树芳香的“ Ghassoul ”天然矿物泥进行身体裹敷并贴上传统的蜂蜜面膜,最后理疗师会在一块温暖的平板上为你进行放松按摩,一整套流程下来几乎需要半个下午的时间,是的,在古代,阿拉伯贵族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在摩洛哥的奢华酒店,大多把选址定在马拉喀什或是菲斯,再不然首都拉巴特和白色城市卡萨布兰卡也是好的,不过,悦榕庄却把摩洛哥的首店,开在了与西班牙一水之隔的塔慕达湾。

这里远离撒哈拉沙漠,就算距离最近的度假城市丹吉尔尚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不过,此地的海滩绝美,气候也相当宜人,倒是很符合悦榕庄一贯的桃源度假风格。

这是摩洛哥第一家全泳池别墅度假村,建筑灵感则来自当地最负盛名的北非摩尔式风格,糅合了阿拉伯和安达卢西亚元素。曲线柔和的房屋线条和纯白色彩,配上这里瓦蓝的天空和仙人掌、棕榈树等北非植物,有种马蒂斯画里的明快与狂野。

唯一有些例外的或许是那棵悦榕庄招牌式的大榕树,摩洛哥并没有榕树,这棵树是悦榕庄特意从泰国移植而来的,为的就是点题之意。一个好消息是,度假村里亦有一个泰餐厅,比起中国人很难适应的摩洛哥菜来说,泰国餐可谓是至上美味了。

文:林子 / 编辑:贺源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