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人物

张若昀 | 被打通表演的三经六脉是一件很爽的事
2017-11-20 16:20 来源:时尚先生网

今年是《时尚先生 Esquire 》黑皮书来到中国的第七年,我们邀请了七位拥有鲜明个人特色的男士,他们不仅在各自的专业领域推陈出新,在着装上更是不循规蹈矩。他们从不盲目地跟随教条,而选择用着装传达出自我的态度,并建立其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


今天我们为大家解锁第 6 位男士的封面故事。网剧渐热,诸多重磅 IP 倍受瞩目。《庆余年》(热门网络小说)定档将开拍,张若昀定下了男主范闲(《庆余年》故事中的男主角,制片方预

计在明年年初拍摄第一季)。把关注点从八卦绯闻转移到这部将拍成分季制电视剧的体量,片方超前的设想很像热播美剧中演员与制片方之间的合作方式:在未来的几年中,各种条件允许的前提下,或许他将“被动”地开始用生命中很长的一段时间来进入一个故事,演绎一个角色,体验一种生活。

张若昀

登上《时尚先生Esquire》黑皮书秋冬封面

千鸟格纹外套、蓝色格纹POLO衫 Prada

猎豹胸针 Cartier

半年前,身处在《花儿与少年》真人秀制作中的张若昀对未来有点儿憧憬,有点儿迷茫。憧憬的是可以在未来有个机会静下心来,雕琢一下演技,梳理一下过去;迷茫的是他很想正经地和媒体聊聊自己,不被娱乐式的曲解,不被断章取义。

在一副有点顽劣张狂的外表下,这个北京大男孩一直保持着演员勤勉的本色,他专注、严谨,大部分时候沉默,甚至表现得有点内向。另一面,他不介意表达自己的情绪,喜悦或是不满,不去掩饰

张若昀说自己是和他那一届同班入校的同学中,少有的想把自己一辈子的经历都投入在演戏里的几个学生之一。毕业之后的七年,他也用自己的行动印证了当时的“誓言”。一年起码三部以上的戏,多产,出道不久很快斩获了不少颇具影响力的最佳新人、实力男演员之类的奖项。和每一个处于事业上升时期或是喧闹青春期的大男孩无异,快速蹿升也叫他有点儿困惑,“工作的量一加上来,人就不断被庸俗化了,理想被生生磨掉了不少。”

浅蓝色饰毛球衬衣、红色格纹阔腿裤

黑色皮毛一体短靴

all by Loewe

成长就是个抵御和接受较量的过程,两者都有,不可能永远和某件事作对。一些年轻演员讳莫如深的话题,张若昀讲起来真诚坦然。“你们说现在一些年轻的演员风评不太好,肯定有我们这一代自己的原因,另外一部分是行业本身发展中期会产生的问题”。

他讲了拍戏用替身的事情,“身边的一些朋友拍戏并不想使用替身,可是剧组是一个拥有百人千人的系统,会有安全、效率等因素的考虑,一个主演用不用替身不是个人的单向操作。行业之外的人对一部戏从建立到拍摄到播出的流程不清楚,听起来可能什么都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一个有要求的演员自然不会满足这些制约自己提升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间和阅历教会了他在这些不合理的情况出现时的应对。除此之外,在奔波于各个剧组的间隙,他还要花上时间和心力用来答对和自己日益增多的那些追随者之间的关系。”我在乎他们的意见或是建议,凡事我也会有自己的想法。”

大约是两年之前,张若昀拍了一部戏——《冲天火》,抛开结果不谈,这部戏让张若昀本人受益匪浅。《冲天火》是林岭东导演的一部港味电影,演员阵容强大,张若昀在其间自有担当与承担。“有点惊喜的是,很多人都在讲我拍过《冲天火》之后长戏了”,在那之后,他也觉得自己的表演水准有所提升。

应验了那条在行业常常被提及的道理,一部戏票房好不好,演员很难起到决定的作用,每个认真演戏的演员在自己成长的道路上都不经意地碰上了一个角色、一部戏,或者一位导演,或者一段交流,你不知道表演法则的三经六脉在哪儿打通,但就表演而言,只要自己上了心,一定会有提高

彩色拼接人造毛大衣、蓝色高领衫、黑瘦腿裤 

all by Fendi

一次提升,让张若昀尝到了甜头,他又开始给自己计划起了下面一次“飞升”。“我从学校毕业之后七年,没上过舞台,拍完了《大漠骠骑霍去病》,我想给自己找一个上舞台的机会。”很多真心而至的无心插柳最后都梦想成真了,接下了一个上舞台表演的节目,“同时又真的有话剧找上了我”。

舞台是个零容错的地方,再没有帮手替你把犯的错给遮过去了,即便犯了错,也立刻要随机应变,将错而动,不让观众感觉出破绽,所有好坏观众会在当下给你直接回馈。习惯了容错度很高的那类表演的人,有不少都丧失了重回舞台的勇气。

我觉得是时候给自己充充电了,一直拍影视剧,不可能一直保持着对自己的高标准和严要求,我担心自己的表演会出问题,尤其又是接下了那么一部大剧(指《庆余年》),我想给自己个锻炼锻炼的机会,回炉再造,读个在职研究生”。这也是一个演员对自己行业的担当吧。

我谈不上是个行为操守到如同朝九晚五打卡这样职业化的演员。但我很憧憬这样的状态。”坦白地讲,在后来真的对张若昀多了解了一些之后,这句话的确讲得很坦诚又很谦逊。每每看了一些自己所演的戏播出后的反响,张若昀会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表演得太用力或是在某一点上用力不足,年轻人惯常的经历在他看来也会有点儿自责。他会力求在每一个下一部戏里,改掉在上一部戏里面被自己意识和随时发现到的不足。

“演戏是我的喜好,自然就会遵循内心,陈道明老师有句口头禅一直在讲‘这不都是演员应该做的吗,不用聊什么敬业不敬业,既然选择做了一件自己喜爱做的事情当工作,就有理由去努力做好。我没有外界讲得那么好或是那么不好,可是我和前辈们差距不小,正好也给我提供了足够大的上升空间

年初一部《大漠骠骑霍去病》拍摄远远超期,竟然也阴差阳错地帮助张若昀实现了自己调整演戏节奏的一个小愿望。“那时候,我在看(别的)剧本,我在想可不可以调整一下工作安排,降低一下每年起码拍三部戏的频率。没想到那部戏拍摄超期,自然而然帮我梳理了一些时间上的自我把控。”

黑色刺绣西服套装、黑色高领衫、黑色刺绣鞋

all by Dior Homme

和一些幸运儿不同,毕业七年间,张若昀接戏不断,见识了行业里面的江湖。“我不像一些年轻演员命那么好,只跟过大导,进大组。我跟过的剧组五花八门,港台风的,武指套路的,青春偶像的,我试过飙演技,模仿我喜欢的电影角色的方法表演,有时候也学一下各种不同类型的演员,不同的表演风格,都快把在学校里面那些学院派的路子忘光了。”在做了太多的尝试之后,张若昀并不想再去模仿,而是磨炼,做更好的自己,更好的一个张若昀,”无欲无求一点吧,再把表演看得神圣一些”。

张若昀很欣赏在英式的表演教育风格里成长出的演员,“他们 30 岁之前都在小舞台上演戏,外面的人甚至是完全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可是,在这些演员到了一定时候开始影视剧的表演之后就会让人觉得,怎么竟然有这么好的演员。我成不了英国演员,但是我可以学到一点他们的成长经历,让我自己的表演情绪能释放出来。”

爱表演和最终学了表演也是一番阴差阳错。很多年前张若昀在决定报考北京电影学院的时候是想考导演系的。“这件事最终听了我父亲的话,我有和他商量过报志愿的事情,他说我这个外形别去考导演系了,去表演系吧。上高中的岁数谁还没有点儿逆反心理啊,我当时的想法是要上了表演系,那我就是最帅的导演,可在表演系还真不一定是最帅的。他说你不要管这些,你就该当演员”。世间的事,也许就是在一个接一个的缘分中走出了当下的模样

在正式地确定了加盟那一部改编自圣殿级别网络小说的《庆余年》之后,张若昀开始重新面对事业中的“时间管理”问题,在主动与被动之间进行思考和博弈。“《庆余年》定了之后,真的不同了,我自己都不太能够想象的事情,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会活在某个故事、某个人物的传奇里,想象如果一年里面再加上一部舞台剧,一部影视作品,或者更多形式的表演,时间已经排满了。“

深蓝色西装、白色衬衫、黑色系带皮鞋

all by Fendi

对一个年轻的男演员,这是件幸运的事,一份自己喜爱的工作正逼着他变得成熟,平静内心,放慢节奏,专注地开始探索自己的曾经并未知价值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