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时装

从《银翼杀手》到RafSimons、Channel,让西方创意人士们疯狂的到底是什么?
2017-11-14 11:28 来源:时尚先生网

这组摄影作品由造型师 Yun Nam Ho与摄影师 Annie Lai 合作完成,灵感源于两种典型的东方主义心理——异己和崇外。 在这组图片中,每个模特都采用了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来体现传统上与亚洲相关的刻板印象。

惹人


“西方人对于亚洲人的人格和服饰总带有偏见。” Yun Nam解释道。“但是,我们不想再服从期望,而是要用自己的方式成为自己。”

萨义德在《东方学》里说的东方主义(Orientalism):即西方用西方对东方特有的印象去想象(意淫)东方,这个想象跟真正的东方往往有出入。随着人们对电影、时装里的种族、性别和文化挪用问题愈加关注,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西方创意人士脑子里那些对于亚洲“疯狂的幻想”。

电影东方主义

从《银翼杀手》到《攻壳机动队》,再到《银翼杀手2049》,风格混杂的建筑空间,繁体字与日文杂糅的多语种环境,密集而杂乱的霓虹灯与巨大的日本艺妓广告牌,浸泡在雨水中冰冷肮脏的街道……这些东亚元素在赛博朋克电影中屡见不鲜。在影人们构建的具有强烈疏离感的高科技未来城市中,我们都可以轻易在其中捕捉到香港、东京、涩谷等亚洲城市的影子。

图片1

银翼杀手,1982

图片2

攻壳机动队,2017

1993年拆除的香港九龙寨城,曾是赛博朋克电影的就地取材圣地。九龙城寨原本为香港政府安置大陆移民而搭建的建议棚户区,是英国、中国、港府三不管地带,警察无法在这里执法,整个城寨有着自己的规则和系统。这里公共设施极为落后,房屋拥挤,空间狭小,人口稠密,街上林立着色情场所、鸦片烟馆、地下医馆和赌场。可以说是不法之徒、瘾君子和叛逃者的聚集地。这几乎与赛博朋克典型的情节设定不谋而合:“后工业化的反乌托邦”——人口膨胀、贫富差距悬殊、社会秩序面临崩溃、人类遭受人工智能威胁。

图片3

图片4

九龙寨城被拆除前

但不少人提出疑问——这样的情结设定取景在香港,是否有抹黑香港的嫌疑?

同时,在这些充满亚洲元素的科幻电影里,幻想、建造并主宰着“未来城市”的都是白人。我们难以寻觅亚洲人的影子,甚至连复制人也都是西方面孔。昨日《攻壳机动队》里生硬植入的亚洲面孔吴亦凡与蹩脚的英文仿佛还历历在目。

时装 文化挪用

不久前,Raf Simons 2018SS在纽约时装周上也是好好借用东方元素了一把。Raf Simons把秀场搬到了ChinaTown的核心地区,夏季吵杂的夜市,霓虹闪烁,模特们撑着伞,披着各色各样的战壕大衣穿梭在浓雾里,天空中悬挂着大量的中式灯笼,还有意味着次世代新秩序的“复制人”。这次灵感来自Ridley Scott导演的《银翼杀手》(1982)中对信息技术高发展的质疑和恐惧,同事杂糅了Joy Division垃圾后摇的一些黑暗元素。Raf Simons力图还原《银翼杀手》里的亚洲元素想法,给现场来宾的赠饮除了Fiji还特意准备了青岛啤酒。

图片8

图片6

图片7

Raf Simons 2018ss

图片9

Raf Simons 2018ss头饰,一场反叛式的东方行

从东方文化或者亚洲服饰中寻取灵感的设计师屡见不鲜。这样的行为到底是无疑是的文化挪用,还是通过模仿表达对不同文化的真挚热爱?

“我爱18世纪的法式中国风,这是没有去过中国的人对中国的一种构想。 它的有趣之处在于完全的想象。我也喜欢让非华裔的模特来演绎中国人,这很有意思。中国的文化影响和精神是一种灵感源泉,应该为人所用。有时候,人们对事物的想法比现实更有创意。”(Karl Lagerfeld,Chanel Paris Shanghai#12 The Interview,2010)

s

▲2009年12月,Karl Lagerfeld 在上海发布了香奈儿“巴黎-上海”高级工坊系列,开幕短片主人公是由白人演员饰演的中国人

在二十一世纪,将白人模特装扮成中国人似乎是种荒谬的行为,而现实情况是,这种做法依旧存在。最近,黄面人又一次出现在了美版《Vogue》2017年3月刊“多样性”特辑中,超模 Karlie Kloss 扮成了一位艺伎。

图片11

图片12

在摄影师 Mikael Jansson 的镜头下,粉饼,黑色假发和相扑摔跤手成了道具。这在网络上很快引起了争议,Twitter 用户 Suzanne Enzerink 写道:“Vogue 怎么搞的? Karlie Kloss 竟然成了艺伎? ‘今年三月我们要穿什么?’ ‘为什么不直接用黄种人拍’”然而,在 Kloss 公开道歉后,另一位用户 Andri 则回复说:“我敢保证99.99%假装被冒犯了的都是美国人。”

还有许多品牌都曾经从亚洲服饰里吸取灵感,例如安特卫普六君子Walter Van Beirendonck、Rick Owens、ACRONYM等。这种服装风格也算是一种角色扮演,充满浓厚的日本忍者战斗感,因此多口袋、飘带、异材质等等机能性特色。

图片13

ACRONYM

图片14

日本忍者服

幻想

西方男人脑子似乎有一个意淫式的幻想,幻想着美丽娇小的东方女子无怨无悔地爱上他们,甚至为他们殉情,尽管这个女子可以是日本的艺妓,甚至是湾仔的妓女,因为西方男人倒不在乎这个东方女子的出身,正如东方女子不在乎西方男子的年龄一样,因为东方女子本来就是他们所收集的异国情调之一。同样,在东方女子眼里,西方男子也是东方女子收集的财富之一。

电影《苏丝黄的世界》的故事把西方人对东方女子的性幻想发挥到了极致。影片中的男主角为了寻求绘画灵感来到充满异域风情的香港,偶遇东方女人苏丝,被她的美丽和神秘疯狂吸引无法自拔。但得知苏丝的真实身份是酒店拉客的交际花他并没有因此而厌恶苏丝,反而更为她坎坷的身世和复杂的内心世界所倾倒。

图片15

苏丝黄的世界,1960

苏丝的披肩秀发和在迪奥“new look”影响下的沙漏型高衩小旗袍深入人心,也因为这个形象,Suzie Wong这个甜糯的名字,从此传开,并且成为西方语汇中对性感神秘的东方女人的代名词。

美国上流社会掀起股比《苏丝黄的世界》更加来时汹汹的“Asian-Girl Fantasy”,或者叫“东方女性的性幻想”谁要是能带出来一位美丽娇小楚楚动人而又年轻的亚裔女友(至少相差20岁以上)出席party,那可比开一辆最新款的布加迪跑车都引人注目。90年代“Asian-Girl Fantasy”的第一个著名案例是纽约著名导演伍迪艾伦。这个文艺怪老头儿当时和电影演员同居女友Mia Farrow有一个领养的女儿,是韩国人,叫宋宜。1992年,Mia Farrow发现伍迪艾伦藏有养女裸照,遂分手。伍迪艾伦与宋宜1997年在意大利威尼斯结了婚,两人之间相差35岁。

timg

左:伍迪艾伦 中:Mia Farrow 右:宋宜

第二著名的就是人尽皆知的老默离婚17天后迎取年轻37 岁的邓姐的故事。

timg

▲默多克与邓文迪

还有奥斯卡 Nicolas Cage,就是老演“蛋角”的那个哥们,2004年也娶了一个80后的韩裔Alice Kim。Alice Kim是洛杉矶“小汉城”一个叫Le Privé的舞厅的女招待,他在那里和她一见钟情。所以这个消息让上流社会十分惊愕。

timg

▲Nicolas Cage与 Alice Kim

684857425691251571

随着人们对电影、时装里的种族、性别和文化挪用问题愈加关注,另一种相反但相关的趋势在大众话语中找到了立足点:对政治正确的厌恶——创意人们对于东方文化的运用只不过是自由创作的一个环节,关东方主义什么事儿。就像永远都有人都对 Marc Jacobs 让白人模特编脏辫上T台、 Valentino 做玉米垄发型感到愤怒。也永远都有人反对根据肤色去限制穿衣和发型自由的做法。

想想我们这些年在电影、时装里我们看过的东方主义,不经感叹,如果说是创意自由,那么赞美和致敬文化需要更深层次的参与,而非过度简化的美学主义。以扁平化的亚洲为灵感,重现旧时代刻板印象,不仅出于对文化敏感性的无知,几近种族歧视,更是懒于思考的体现。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