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人物

戏痴邓超 | 搞笑不留余地,演戏豁出性命
2017-11-07 15:16 来源:时尚先生网

入行 16 年,送走了数不清的角色之后,邓超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坚强的壳,以及愈发明确而坚定的炽热的核。在凭借电影《烈日灼心》中的辛小丰一角获得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时,他一连用了六个“非常”来形容自己的职业。

表演是非常美妙的事情,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美妙。


邓超登上《时尚先生 Esquire 》 11 月刊封面,为我们解读一个“戏痴”的心理活动。当然,即将上映的《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也许能让我们看到除了他逗趣的一面之外,那个本既有颜值又有演技的邓超,一个更应该被我们关注的邓超。

邓超登上《时尚先生Esquire》

2017年11月刊封面

对于邓超来说,在警队体验角色生活的那一周多时间里,世界有了完全不同的颜色。

每天睡醒就到警队观摩,做最基础的工作,值班、接电话,跟着身经百战的警员一起出现场,做勘查,做鉴定。他小心翼翼地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穿什么样的皮鞋,抽烟的姿态,说话的习惯……“活生生地感受他们生活中的每个细节。”

那段时间,邓超总感到自己处于一种“极致”的状态中,不仅案件从未遇到过,也根本想象不到,就连办案器材也从未见到过。“一旦跟他们出警就‘疯了’,你会感觉有他们真好,不亲身去体验完全无法想象。”

这一切都因为收到了电影《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以下简称《城市之光》)剧本。电影改编自雷米的同名小说——《心理罪》系列的第四本。在这一部中,男主角犯罪心理学天才方木不再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摇身成为了年过三十、身经百战的“老炮儿”。

早在一切筹备之前,片方就已认定邓超是方木的不二人选。考量因素不外乎因为目前在这个年龄段,演技好、形象符合、最具票房号召力的中生代实力男演员,可选择的并不多。因此在 2013 年电影《烈日灼心》拍摄前,出品方就向邓超发出了邀约。直到 2015 年,双方才最终确认了这次的合作。

漫长的坚持并没有白费,拿到《城市之光》的剧本后,邓超总一阵一阵地起鸡皮疙瘩。

这种感觉并不常见,不仅仅因为收到的剧本难得的完整、成熟,更因为这个故事的精彩程度超乎了他的想象。

《城市之光》中的犯罪现场一如既往的充满仪式感,但同时在案件的设置上,加入了更多的现实色彩,“尺度非常大,它既贴近现实生活,又依然让你感到陌生。”邓超说。

同时,影片将目前互联网时代的网络暴力推向了极致,“它用了一个非常残酷甚至极端的方式讲了一个漏洞也好,辩证也好,或者说是方式方法也好,比如说网络暴力,以暴制暴,就这样的东西,好与坏,更多的应该是看人心,我觉得这是近几年中国电影没有做过的一个类型”。

在警队的每一天,邓超都在一点一点地接近着这个全新的方木。“这种体验不仅是视觉的,还有听觉、嗅觉、触觉。”队里有个负责文职工作的女警,神情总是淡淡的,无论同事们在聊什么,开心的事也好,荣耀的事也好,回应总是一个轻轻的“嗯”。

“不能说她是假小子的样子,而是仿佛有很多层坚强的壳在身上,那是在非常非常多的时间和事件之中凝练出来的,是职业性。

这种职业性,每一天都在冲击着他。现实中总是处于被采访者位置上的邓超,那时也忍不住开始像个采访者一样发问,最危险的是什么时候?最让人感到难受的是什么?什么时候会感觉过不去了?

回答他的总是新闻中如雷贯耳的案件。但和惊心动魄的故事比起来,讲述者的从容更出乎邓超的意料。“有的时候你和他们是不能对视的,他们的眼睛像 X 光一样,能看穿你,但说话的时候又很市井、很家常,云淡风轻,再大的事都是这样。”

这种反差同样出现在方木的身上。“他总是像一个睡着的困兽,但当一个特别复杂、特别难啃的骨头出现时,他就醒了。”邓超在警队找到了将这种看似戏剧性的特征变为现实的依据。

那段时间,邓超总是睡不好觉,他不断地回想在警队体验的经历。“你跟他们一块出警,看他们怎么工作,怎么保护我们,怎么伸张正义,你第一次亲身感到世界上有这么多这么恐怖、这么血腥和离奇的事情。”

这些经历让刑警们渐渐长出了“坚强的壳”,但同时也给了他们“炽烈的核”。邓超始终记得一个副队长说过的话,“他们是真的心中有这个职业,真的爱这个职业。他说不爱这个的话,为什么做这个呢?”

采访的第二天,邓超从上海飞往内蒙古呼和浩特,参加第 31 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奖典礼。在那里,他凭借电影《烈日灼心》中的辛小丰一角获得最佳男主角奖。

入行 16 年,送走了数不清的角色之后,邓超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坚强的壳,以及愈发明确而坚定的炽热的核。致辞时,他一连用了六个“非常”来形容自己的职业。

“表演是非常美妙的事情,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美妙。”

这是棚里的最后一场戏,场景是方木的家。坐在那里,邓超脑海中一片空白。

《城市之光》已经拍了将近两个月,故事接近尾声。方木即将只身犯险,独自面对凶手,套取证据。走之前,他录制了一段遗书般的录像,揭露真相,留下对爱人最后的话。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10 年前,电影《李米的猜想》片场,邓超的第一场戏同样是一段录像。片中,邓超饰演男主角方文,一个离开女友李米在外漂泊多年的毒贩。影片的结尾,方文被捕,留给了李米一盘告知真相的录像带。

“那场是我去的第一天,我觉得完蛋了。虽然熟读了剧本,但是还没有经历整个拍摄过程,以及对角色的感受,一上来就来这个,太猛了。”

邓超拍了好多条,用了各种方法,尝试不同的语气,不同的节奏,去靠近他心目中的方文。邓超回起这段经历,幽默地表示“可能这就是老曹这个‘老狐狸’比较迷人的地方”。这对当时已经准备好上战场的邓超而言,是一个极有意思的开始与挑战。“那行,我也是个怪怪的人,我也喜欢这样不走寻常路。

这一次在摄影机面前,邓超心里更加的从容跟平静。此刻,他就是方木。

两个月的时间,他一直作为方木生活在这里。《城市之光》基本是顺拍,“我希望我作为方木,真的在电影里走过一遍。”制片人江志强对这个决定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影棚一空就是一个多月,只为了等待结尾的这场录像戏。“江老板付了很多钱,一直扛着这个事,他真的值得敬佩,允许我们这样做。”

巨大的信任也意味着压力,但现在的邓超有把握不辜负这样的等待。

离开家去往无锡片场前,他对着镜子告诉自己,现在是时候放下邓超这个身份了。“锁上、放好,生活上尽量少‘遭受’孙俪同学、等等和小花的‘骚扰’,就像关掉一个开关一样。

邓超自己一遍遍排练重要的戏份,反复标注剧本,拍摄时不厌其烦地尝试各种表演方式,“角色是塑造出来的,这个塑造的道路非常的漫长,而且方法很笨,在我这儿没有什么新方法,一直都用非常笨的方法去塑造不同的人”。在表演面前,邓超总是怀抱着无比的谦卑与热忱。

但成为另一个人,并没有这么简单。“这里面特别奇怪的是,邓超一直控制着方木这个人,是我把他带来的。机器没开的时候,一切都是理智的、理性的、冰冷的,麦克风、布景、造型时头上的夹子,所有都在告诉你这是假的。然而机器一开,真和假又浓烈地混在一起。”邓超说。

拍摄到后来,邓超一度有些恍惚。不知道是自己控制着方木,还是方木控制着他。

那一阵,每天早上醒来后,他都会直接打开手机,支好,一遍一遍地录方木最后的那段录像。“警队的朋友,米楠、学武,你们看到我的时候,我已经死了……”他一边说,一边像再次陷入那时的状态一样,神情肃穆,声音低沉。

录好之后,他拿给徐纪周看,后者吓了一跳,说他魔怔了。然而正是因为这段被邓超称为“人格分裂”的经历,最后的录像戏顺利地完成。之后布景拆除,影棚退掉,方木的家消失。

但就像对待曾经扮演过的其他角色一样,邓超为方木准备了新的房子。“你在塑造他的时候也在过他的人生。他们根本没走,都在那儿。到某一个时刻,听到某首歌,遇见某个曾经的同事,看到了某个物件,或者坐在一辆车上,或者你在游泳,你会突然想起他们。你永远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在心里为他们留一个房间。

采访前一天,邓超收到朋友发来的一篇文章,讲的是“冒充者综合征”,朋友为此深受困扰。

这是一种又被称为自我能力否定倾向的症状,让人惊讶的是许多普世认定的成功人士,都受到它的影响,他们往往将成功归因于好运或是他人的帮助,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一种对自我不自信而产生的焦虑行为。

但是邓超对自我的认知极为坚定,“演员就是我此生的职业,我原来认定它是这样,它后来就是这样。”他也知道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无论是演员也好,导演也好,综艺也好,他都越来越享受其中,他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我对我自己的能力是这样解读的,我很享受这个能力,我去不同的领域,仿佛是去寻找些什么,这完全不是双刃剑,而是高架桥,四通八达,我非常喜欢。

就像他喜欢做综艺,因为它扩大了他和观众之间的感知。前几天,陈赫给他发了张电动三轮车的照片,他拿给孙俪看。后者端详了半天问他,看什么?看车牌吗?邓超指指车身上“天霸动霸( tua )”的贴画,这是他和陈赫在《奔跑吧兄弟》中自创的口号,孙俪这才明白过来。

我把综艺当成艺术的门类,就像王小波说的,参差的美,总会有人需要这样的东西。

几乎成为国内最成功的中生代男演员后,选择对于邓超而言反而变得简单了。现在更重要的是行动,感兴趣的事情就要尝试,只问开心与否。他曾经跟身边的同事一起讨论过策划一场上天桥给手机贴膜的活动,只是因为觉得好玩。

你开不开心,从不从容,你自己太知道了。”邓超说,“人生不应该靠所谓的‘人设’度过。我不爱设计,特别不爱,因为我媳妇儿也没法跟我的人设生活在一块,我的孩子也不能说爸爸是个有人设的人,‘爸爸你是在设计自己是一个爸爸吗?’”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谁,没有给“冒充者”任何机会。

策划造型 陈博 / 摄影 韦来(WAY'S) / 文 程细细 / 服装 李萌 / 妆发 田洪禹(On Time) / 美术编辑 王小明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