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人物

老男孩雷佳音 | “我希望我是个有色彩的演员,演戏就是浓缩人生精华”
2017-10-23 15:13 来源:时尚先生网

雷佳音是那种看一眼他的人很不起眼,但看一眼他的戏你就会深深迷恋的演员。凭借《黄金大劫案》获得“最佳男演员”,再到《我的前半生》里的“渣男”被大家熟知且喜欢,到《绣春刀2》为他带来金马奖“最佳男配”的提名,雷佳音经历了所谓的”巅峰“,也扛过人生的低谷,我们一起通过《时尚先生 Esquire 》 9 月刊里的内容来走进雷佳音的内心世界。

我不是个爱端着的人,一般都是怎么着都行。你要是关注我,马上就能发现我是个随性的人。

现在这些男演员女演员啊,都长得太漂亮了,又拼命。像我们这种年纪大了又长得不怎么样的,不努力基本上就废了。

谁不是从年轻的年纪上一步一步走过来,通过一部接一部戏演技变得成熟的呢?每个角色我都是努力去演的。现在你看见我同时出现在好几部正在播的戏里面,就觉得啊,这个人什么角色都能演,这个人火了,其实不是,这完全是因为之前拍了一堆戏,现在的播出时间刚好赶在一块了。

玄幻剧我可演不了,也许玄幻电影还是会碰一碰。那是表演里面的另一门学科了,就是在绿幕前面表演。这事儿我还是有基础的,之前我演过动画片《年兽大作战》,那部片子完全是我先演完了,别人再照着画出来的,就是把我画成一个大怪物了。回过来说玄幻电视剧,法术、天上飞这些东西我演不了,我自己无法建立对那个故事、那种情节的想象空间信任感,好在也没人来找我演。

上大学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我跟郭京飞关系好,但当年我知道郭京飞这个名字是通过别人的传说。表演课有一门课程叫无实物表演,听说一个师哥特别牛,能做无实物雕刻萝卜,观众还能看出来他雕出来的是谁,当然他雕的肯定是那种有特点的人了。我当时就想,真厉害,这就是我想追求的表演艺术境界。

前辈说过,有一种演员是演什么都一样,另外一种演员则是演什么像什么。我希望我是个有色彩的演员,演过的每一个角色我都给它贴上一个雷佳音的标签,每一个角色都不一样,但每个演员的风格应该是明显可以甄别的。我演戏什么样?你可能没法明确形容,只能说这个角色挺雷佳音。

十几岁的时候,我决定做表演这一行。其实年纪小的时候我挺害羞的,能在舞台上表演,完全是我在后天的磨炼里渐渐地健全了人格,生生把自己逼到这个份儿上了。

我对表演这件事儿是日久生情。我现在回忆刚开始学表演时候的状态,基本上是懵懂的。我不知道未来会成为什么样,迷茫,学表演就像抓到一根稻草,好像看到了安身立命的可能。演着演着,我发现表演这事儿好玩极了。大家伙儿很多都是干着工作糊着口,然后压抑着自己的兴趣,但好的演员,真的是兴趣跟工作合二为一的。

演戏对我来说最大的魅力是浓缩人生精华。在平行空间里,我过的生活,体验到的情感和平常人比起来要多三生三世。

就比方说,一年我要拍四个戏。早上起来,戏里面的妈死了,下午又是一场结婚,四个戏很有可能就要死四个妈,结四回婚,有四个儿子。这种快速地体验生活,浓缩人生精华,真的需要强烈和充沛的情感。

观众也不好骗,人家看的戏也不少。你想简简单单靠掉两滴眼泪就能扎到对方的心,怎么可能?

刚进电影学院的时候,我不懂影像表演是什么。演戏要靠生活真实,以前都是舞台真实。这些事儿别人教给你就不对了,就得靠你自己研究。

每一个角色的魅力都是演员自己修炼出来的个人魅力。我不相信没有魅力的人能表现出魅力,更何况我这种长得不怎么样的,只能多看书,深混社会,这些都会成为我演戏和诠释角色时的素材。

如果十几岁那年我没去演戏,也许我会去开个饭店,或者给老板当个司机吧。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也就这么多本事。

如果有天我一夜爆红,但是在这之前,我却没付出什么一夜爆红该有的努力,那我是不会享受的。来得太容易的事,我不会高兴。玩游戏的人知道那种体验,越是费尽心机赢来的胜利才越有快感。

我喜欢那种历尽艰难之后的成功,特别有快感。

我经历过默默无闻的日子。今天你可能在电视里或者在电影里看到我,那是我又重新通过表演这种方式又回到你的视线里面了,都是我之前慢慢积累出来的,现在的我和三年前的我其实没任何区别。

我这几年做得最多的就是慢慢试着跟自己和谐相处。一个人独处,在现在的环境下是件特别奢侈的事情。恰好我又是个特别喜欢独处的人。我的职业又是一个需要让更多人认识我的行业,这两件事其实挺拧巴。

我吃过亏。五年前,我拍《黄金大劫案》拿了影帝。之后,很多人都调侃我是唯一一个演宁浩电影的男一号没红的演员。那个时候如果我做另外一个选择,观众现在面对的可能就是另外一个雷佳音。当时我并不想使劲儿让自己抛头露面,我只想要那种纯粹的表演快感。现在想,当时的做法有点草率。

老天不会接二连三地给一个人机会。三年五年的时间对一个演员来说实在是太宝贵了,选择安静生活,我得到了安逸,但是失去了更多机会。如今,几年过去了,我选择多一些曝光机会,我不敢再浪费机会了,好运气落到一个人头上的概率太小了,再选择退缩,我接下来可能要付出十年甚至更久的代价。

如果有天我能自由地演一部戏歇一年,观众也不会把我忘了,那是我想要的状态。现在,这样是不可能的,年轻演员每天就是要演戏,就这么每天打磨,本事照着国外那些老戏骨比还差得太远呢。

人越走越红越走越顺,但这未必就是好事儿,也许某天会因为这种红而摔个大跟头。演员挑戏凭直觉,我呢,选择尽力就好。谁也不知道老天到底要跟你说什么,说不定现在的热闹就是老天跟你开的一个玩笑。

我不是个很在意权利的人,我只遵从自己的内心。所以演员和导演这俩角色中间,我选择做演员。

一个人的生命只有几十年,一个演员的演艺生涯可能更短。我希望自己能过得丰富多彩,取悦自己是奢侈品。毕竟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诱惑了。

我不挑角色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想去挑战自己。没人规定一个演员只能演某一类角色。有些人物我看着很烦,但我就是要去试试,看看我能把这个烦人的人演得有多烦人。事实证明,就是这些烦人的人让观众重新记住了我。带着目的,为了走红才接角色的人往往不会红,因为光想着偶像包袱了,但其实,没有人知道哪片云彩下面有雨。

五年之前,《黄金大劫案》之后,我在家待了一年。我当时在跟自己较劲,不断地问自己:雷佳音,你是想做一个演技出众的演员,还是想做一个走在大街上所有人都认识你的明星?我最终也没想明白这俩事儿,但我发现我想明白了一个问题,就是成功和实现梦想是两回事。

我理解的成功是受到行业认可,收获金钱,知名度;梦想则是成为一个受到别人尊敬的演员。让我很开心的是,这一次大家是通过演戏又找回了我,不是通过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又知道了雷佳音这个人。

我把我性格的开口放大了,以前年少不懂事,任性。年纪越来越大,老天爷就把对我敞开的口缩得越来越小,那我就不能再由着自己这么任性了。有人跟我说,雷佳音你这人运气真好,沉寂了这么久还能再红起来。我就笑,因为只有我知道,雷佳音成为今天的雷佳音就是一个不断健全人格的过程。

表演在我心中是有尊严感的。我很小的时候去走穴,在夜总会给观众演过小品,很多人跟我说,这段历史你别讲,因为太登不上台面了。但我并不觉得小品这种形式有什么不体面,我还想着将来能在春晚里给大家演个小品,只要演得好,那就是好角色。

我对自己矫情,对朋友很率性。人都是自私的,如果一个人可以克制一点自己的私,为朋友着想一点,我就认为这个人可交。人没有善恶,善恶都是包裹在一起的,要宽容。

演员,选择去做表演,也就等于选择了去研究人。

男人的一生其实是靠一些物质堆砌来实现最终完满的。老婆、孩子、房子、跑车、事业、名声,这些我都有了。感谢三十岁之前我什么都没有,才有机会把当中的滋味细细地品尝个遍,然后才能珍惜这一切,而不把这些物质基础当成是浮华。

每个艺术家都是残缺的。小时候我想,为什么有人的父母离异,我的家庭生活却这么温暖。我去看外国那些大艺术家,很多都是残缺家庭出来的,这些让他们有了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就开始犯怵,心说,这样不行啊,我没有经历过挫败,我怕是演不出来那个滋味儿啊。

《我的前半生》里,我演了一个标准的渣男。电视剧刚播出的时候,我看到一群人在网上骂我,我开始脑袋一热,想去跟他们辩论,后来我自己跟自己说:算了吧,为什么去辩论?我把我自己脱光了给你看,全情投入,是为了让观众在角色里面看到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你不能理解我为角色奉献,不说谢谢我,反而因为我演得太好了,太真实了,你骂死我,那我还有什么可跟你辩论的。

后来我真的懂了,演员挣了钱,也就必须要承担那些负面的力量。该较劲的是自己,该较劲的是要求自己对得起角色,对得起自己良心。不是努力就会有最好的结果,也许这也是一种残缺。人生残缺是最常见的,也是最真实和有力量的。

编辑 暖小团 / 摄影 李昊闫(STUDIO 6) / 采访撰文 小明 / 化妆发型 牛犇 / 服装造型 傲寒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