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生活

“压力大到想狗带”,你以为狗带就那么容易?
2017-10-10 17:25 来源:时尚先生网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年轻一代身上来自各方的压力也随之增加,过多过重的压力迫使中青一代喘不上气,想让人直呼——“压力太大,我想狗带!”当然,这中间还包括中年危机的部分人。


其实狗带很容易,但如何以一种洋气新颖的方式狗带需要我们认真研究一下。那么今天,我们就来教教大家——如何正确地以独特的方式“狗带”。


(严重声明:本文纯属自说自话,请大家勿要当真,如果真想狗带,请联系心理健康等医疗机构或提前拨打热线电话110、120,珍惜生命,人人有责)



“看脸时代”、“靠脸吃饭”这种和颜值挂钩的成语在当今已经屡见不鲜,也足以向我们说明拥有一张好脸在当今社会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长得好看,不仅可以成为别人眼中的“赢家”,人生路自然会稍稍顺利一些。

当然,容貌虽是天生的,我们也可以通过外力来改变,比如——隔壁国家发达的整容技术。靠这种外力产生的容貌虽说大都雷同,但足以撑得起“好看”这两个字,也就这两个字,很可能成为一种狗带的原因。


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这种方法的可行性比较低。首先,天生条件达不到。因为毕竟没有见过卫玠本人,他的“一想之美”我没有亲自目睹过,有些遗憾。虽然走在路上看到长相美好的人还是会多看几眼,但是驻足,把别人围得水泄不通这种事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再次,就算我们真的去了隔壁国家动了手术,手术结果如何我们暂且不提;术中有风险这道理大家都是明白的,落下病症会悔恨终生,要是因为动手术而狗带,虽说到达目的,但也只会在生后落下笑柄。



我所说的剃发,指的是剃成光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在古时,剃发作为一种“不孝”行为而被人们所诟病;虽在明末清初时期满清政府以“不从者斩”为手段,强令其统治下的全国各民族改剃满族发型的政策。但在现今社会,剃发一直作为一种“追赶潮流”的方式而存在。“寸头乃至光头才是检验一个人颜值的标准”,这个说法也成为大众的共知。如果你的光头剃的足够完美,连动物们也会对你青睐有加。


我们来分析一下剃头这种方式的可行性,首先,你需要有着足够的勇气成为一个真正的光头,寸草不生的那种(当然我不是在黑,毕竟有些光头真的很帅)。你得进行每日维护(抹发蜡等)去保证自己头型的完美,才能使它看起来像块石头。

当你做好这些万全准备之后出门,你得随时注意看自己的头上是否有老鹰飞过,希望你头上的这只嘴里恰好叼着只乌龟并企图找块石头把乌龟砸开。据我所知,老鹰可以从 10 公里的距离发现猎物的活动,除非你头上的这只鹰是高度近视加散光才能把你的头当做石头(埃斯库罗斯头上的那只怕是失明了)。当然我们嘴上并不能说埃斯库罗斯倒霉,毕竟这事儿也怨不了他。

“民以食为天”,这是亘古以来中国人未曾改变的思想,“吃”究竟有多重要自是不言而喻的。但吃也是门艺术,量多少、食材的新鲜与否对于每顿餐食都至关重要。如果不小心吃多了或者吃的不新鲜,也是极有可能致命的。


这种狗带的方式较其他可行性要高得多。只要一门心思想要狗带,我们就大可以不把心思花在吃食上面。生病乃人之常情,只要我们将每次医生叮嘱过忌口的食物拿出来大快朵颐就成了,方便还易上手,省时间还能在狗带之前过把嘴瘾。



在追求美追求时尚的道路上人们从未停步。人们乐忠于当下对于时尚趋势的把握,特别是现在气温骤降,秋冬将至,长款的服装成为人们的第一首选;时尚有风格且保暖,但是过长的体积也会造成一定的不便,就比如下面这位。



这种狗带的方式听起来似乎十分高大上,你可以理解为是为追寻自由而狗带,或者说是为了时尚而狗带。“墙裂”把这种方式推荐给当下年轻人,为时尚风格而献身还不至于死后无名。且操作方式也较为简单,只需谨记“长长长”这几个字就好,怎么长怎么来,怎么不方便怎么来。被卷进车胎的几率还是相当高的,毕竟我也不会告诉大家有次自己穿的长衬衣也被卷进车轮胎里。(你问我为什么还健在,可笑,因为我开不起跑车只能骑自行车)。



上高中时,老师们常对我们说这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事实证明,老师们是对的,学习好理科,不仅可以帮你在考试中取得优异的成绩,而且对于狗带这件事也是有所助益。不信?请多看几集《名侦探柯南》。



别做梦了朋友,学好数理化的人是不会想这样麻烦的方式去推算自己的狗带时间的,有那个时间去推理不如想一些其他方法,何况数理化这么难怎么可能说学好就学好。


很多看过《死神来了》的朋友会问我,在电影里大家还不是说狗带就狗带,连个说遗言的机会都不给,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这么麻烦。电影里的夸张行为我们暂可不提,放弃生命本来就是一种不负责且愚蠢之极的行为,除非是被意外所致(比如文中所提到这些),如果你真的有这种想法,也不会现在捧着手机看这篇推送了。

生活不易,应该珍惜;

狗带这么麻烦,好好活着最省劲。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