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人物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们一眼,再也没能忘掉这金九封面
2017-09-06 12:38 来源:时尚先生网

九月对时尚杂志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月,“金九银十”的说法由来已久,九月刊封面的人选和质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本杂志的格调。

《时尚先生Esquire》的九月刊请来了蔡康永、吴秀波、姚晨、吴亦凡、曾国祥、周冬雨、冯绍峰、韩庚,向他们请教“既繁华又浮躁的时代下,你们今天过得还好吗?你们怎样看待昨天和明天?答案是,他们过的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浪漫。


《时尚先生Esquire》九月刊封面


他们身上都有一些矛盾的点。蔡康永读了很多书却不愿意被贴上文化人的标签,吴秀波觉得自己特世俗、不像演过的任何一个角色,吴亦凡超高人气背后有着自己的孤独和遗憾......


他们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所以要忍受常人的挑战和误解;他们有着自己的奋斗足迹,所以少不了会和凡人的人生路线保持距离;他们有自己的情趣和意境,因此难以加入到乌合之众的狂欢之中,自然难免孤独。但他们,从来没有背离过自己的初心。

为了这份情怀,他们宁愿保持孤独,保持与社会的距离;而那种不被理解的孤独,那种特立独行的距离,就是一种仪式。仪式感是一种文化的体现,有了这种仪式感,生活就更浪漫了。当你的心还在眷恋美好,文化就只是那种和你的心相得益彰的形式。无论是一阙古词,一幅国画,一部电影,一首嘻哈。


蔡康永可能是华人娱乐圈中读书最多的一个人。因为他写过书,因为他的儒雅,很多人形容他是文化人,但他自己却是断然否定这个标签

在他眼中,自己爱看书并不奇怪,而是别人不爱看书这件事更奇怪。他更愿意把自己形容为文化的媒人,或者中介者。他把辩论比喻为一套兵法,你要去的地方比较重要,而不是这套兵法很重要。

他反对过分的投入,也反对大家看电视。悖论的一点是,他是电视人;更悖论的一点是,他之所以反对大家看电视,其实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对于快餐式文化的灌输,有人喊出了“文化复兴”,这在蔡康永眼里是本末倒置的。所谓的“ 复兴”,并不能有目的性,也不是一个可以计划、生产的过程。

你可能觉得蔡康永有些悲观主义,但这就是真实的他的一面,他只是更清醒。他说,自己就是渴求那一点点的清醒,希望他不要全部掉进某个地方去。

我是一个特世俗的人”,这是吴秀波说的话。

他说,他所谓的世俗,就是活得要有生趣。所谓生趣,就是你该提笼架鸟就提笼架鸟,吃饭走路睡觉,平常心;没那么多给自己找的事,率性一点、本真一些,不要装。

说,自己是一个说话不利落的人,不擅于口沫横飞高谈阔论,那些角色的形象,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他


自然而然就形成了特别真实流露的状态,这种状态就是比一般虚伪的状态更具吸引力,这就是所谓的气场或者气质。”


“戏剧,无非这么几个主题:第一生存,第二男女,第三成败,第四子嗣,第五是归,归去的归,所有戏剧大凡讲的都是如此。创作能吸引别人注意,给别人带来快乐,能够以此用自己的态度和别人的情感进行交流,这个就是创作的本意。”


他把创作比喻为走夜路,你终归得叫喊一声,听听边上有没有人,好知道你在这条路上是否孤单。“ 有人曾经说,艺术是一种病理。”


姚晨,内地实力女演员,中国第一个粉丝数超过千万的“微博女”,联合国难民署中国区亲善大使;与此同时,她还是“小土豆”和“小茉莉”的妈妈

姚晨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对外界压力的感知,迫使她不断向前走去寻找让自己更完善的方式:责任。


朋友们说,姚晨是一个有着“侠客心肠”的人,她也一直行走在自己的慈善之路上。


哲学家陈嘉映说,现代生活的突出特点就是质疑。明星似乎很容易成为被质疑的对象。姚晨说,面对争议自己已经很淡然了:人的精力有限,要把精力集中到觉得必须去、值得去面对的事情上面

作为演员,姚晨需要去了解社会上形形色色、不同领域和职业的人——也许有一天,她要演绎这些人的故事。


姚晨已不再迷惑。这些年她去过许多地方,有最繁华的城市,也有最穷苦的乡村。她说,每个人都是一束光,聚拢起来,就可以点亮很多希望

熟悉吴亦凡的人会知道:当影棚响起一阵节奏飞快的嘻哈音乐时,就代表他进入了工作状态。


常来说,名气越大压力也就越大,明星本人也会更加谨慎,然而只要你和吴亦凡聊起音乐,你就会捕捉到他不一样的状态:双眼一亮,非常认真地跟你聊起来。


我一直很爱嘻哈音乐,我最喜欢的是它的精神:自我,以及真实这也是我的生活态度和理念,自由度非常重要。


他说,中国是不缺乏嘻哈精神的,只是人们对嘻哈也缺乏系统性的了解。现在中国的嘻哈音乐少,是因为制作人少,我希望我能带个头,把嘻哈音乐制作出来

由于多元文化的成长背景,亦凡吸收新事物的能力,或许要比别人更强一些;也由于18岁起便自闯荡,他也不讳言,自己的青春留有一些遗憾


他说,自己的路还很长,他也不认为自己现在就不青春了。之前的遗憾,它会有新的东西填进去,让这部分变得更有意义

曾国祥以前不喜欢曾志伟的电影那时他还小,和一般的男孩子一样,沉迷于成龙那样一身功夫的英雄十五六岁时,他开始看王家卫的电影,“原来电影是可以这样拍的。”

曾国祥大学毕业,曾志伟介绍他进入了导演陈可辛的制作公司。翻译文件、PS剧照、送片子去戏院,杂活累活都被曾国祥揽了去,开戏时就从最底层的场记做起,慢慢升到第二副导

在来内地发展之前,电影对于曾国祥来说,往往始于直觉,因为大环境的限制寥寥。来到内地以后,整个格局大了很多,他开始学着从社会议题或是某种价值观出发

对“看不过眼的”现实问题发声的欲望或许是新一代香港电影人最大的特点,而他最向往的,却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老一辈电影人身上的“灵活性”


“香港人给我最大的一个启发,无论你在什么地方,什么年代,总能找到一条路,做出自己想做的作品。”

周冬雨有一个唱佛机,很便宜,她每天晚上打开,365天循环播放。虽然并不是佛教徒,但是每天听着唱佛机睡觉,会让她感到平静


第5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颁奖典礼上,周冬雨拿到影后,“特别紧张,但强装出不紧张的外表,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淡定、很见过世面的样子。”

她明白自己是个挺矛盾的人,害怕受关注,却又偏偏想尝试那些自己没有的东西,以及那些反差很大的角色。“因为跟自己不一样,你也想发挥一下,自己也想牛一下。想给自己壮壮胆。”

“ 演员是很没有安全感、很被动的一个职业,被人挑来挑去的。所以自己能力范围之内我没有什么大的目标,就是做一个让大家喜欢、认可的演员,再多了我也决定不了。”

我特别想当放电影的那个人一直想要做这件事情。去一些贫困的地区,大家可以搬着板凳,几排几排坐着看,我觉得心里的那种满足感不知道该怎么形


冯绍峰来,时代不同了,生活方式和以前也不一样了。但人们不应该忘记传承,不要因为高科技而失去生活中原有的浪漫、期待,失去那些更珍贵的东西

作为演员,冯绍峰和古代文化有着难以割舍的关系。在他看来,员本就应该是一个杂家,应该尽可能学到、接触到更多的东西,掌握的技能越多越好


冯绍峰喜欢摩托车。在他看来,摩托车不仅代表着科技的最新成就,体现着人类对速度无止境的追求,同样也承载人的情怀

即使是现代化的生活方式,那份浪漫的心境也依然可以从匆忙和焦虑中帮助你淡然脱身虽然时代变革,人的心却从未有过改变,是为人性。


“喝茶,写信,这些都是一种仪式,骑车,穿戴,也是一种仪式。仪式感是一种文化的体现,有了这种仪式感,生活就更浪漫了。”


韩庚说,“本来现代人的生活状态,节奏就是很快的,很难去沉淀下来,尝试着去把一件事做得比较精致,或者说让自己真正满意的程度,你还是得被逼着与时俱进

“每一年我们所谓的时尚,不管是音乐也好,电影也好,网络语言也好,它不断地在进化。小鲜肉也是如此,它就是文化潮流的一环,我们就处在这个娱乐爆发的年代,更多娱乐性的东西会不断出现。”


“这个时代大家的素质,包括你对文化的理解,有些人会主观地去排斥一些真正美好的东西。但你还是要提高,让大家知道什么东西好,什么东西不好,这样你才能刺激到创作者,去制作出更多更好的东西。”


电影是艺术,艺术是需要被尊重的。前几年资本进入得比较疯狂,有些电影的票房真的是意想不到的高,现在慢慢在恢复正常的状态。好好制作一个真正的作品,这就是尊重电影的一个方式。”

“我更喜欢一种慢悠悠的快乐在你忙碌的时候,速度很快,你想不到一些深刻的东西



这就是我们的金九,更多大图更全文字请继续关注我们的微信推送,精彩不停,思考不断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