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人物

吴京还真是个狂人......
2017-08-24 17:38 来源:时尚先生网

《战狼2》在万众期待中票房突破 40 亿,把其他华语电影的票房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和成绩并行的必然是质疑,随着电影不断创造新的纪录,吴京越来越多的言论也被扒出来。正好翻出一篇吴京在 2016 年筹备《战狼2》时《时尚先生Esquire》对他的采访,吴京确实是个狂人,但是狂得很真实。人无完人,对于吴京的言论我们也不过于多评价,起码他对于电影的热爱和较真是很纯粹的。

“这个时代谁服谁啊?必须得立志远大”

筹备《战狼2》的时候,吴京已经有 2 年没有接受过采访。他是一个倔强的人,也是一个不容易服气的人,他有远大的理想,这样起码打了折之后也不至于太差,他很真实。

拍摄这组片子之前,我很久没有接受过采访和拍摄了,最少也有两年。

 

为了今天拍照,我昨天开始少喝水,健美运动员不是都要控水吗,我也感受一下,控了一天,焦躁啊。有些事你必须亲身感受一下,演戏更是这样,没有亲身体验,不用说,一看就是假的

 

我现在的这个岁数,演动作片刚刚好。翻打的功夫到位,人生经历也合适,历练和体力都合格了,运动还没走下坡路,让我翻跟头比年轻人翻得高……所以要做的就是珍惜黄金年华,好好拍点儿电影。

 

这个时代谁服谁啊,我是个接受结果的人,有时候就是不如人家。我不多说,但心里面不服,是生命里的一种倔强。

 

必须得立志远大,这样打了折扣还能剩下斤两。接受结果,可是我要努力去拼,打个比方说,目标是打星星,没准只打到了月亮,定位要是打月亮,估计就只碰上颗卫星,愿望要就是打卫星,恐怕到头来就是打飞机的命。

 


“成绩是用来承受而不是享受的,

最不应该做的就是膨胀”


《战狼》的票房和口碑都有不错的收获,但吴京却没有津津乐道,他觉得不应该膨胀,而要知道自己是谁,在什么样的世界应该做什么。也许正是如此平静的心态,让《战狼2》收获到了创纪录的票房和爆棚的口碑。


我从来不敢自满。到现在,我还在重复一些李连杰做的东西,他曾经跟我说过一切都是轮回,世间万物都有轮回。


成绩是用来承受的,而不是享受,要去享受的是失败,只有失败才是要你来享受的。我经历了太多见不得光的东西,现在我知道我也要承受这些。


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膨胀,别总以为自己什么都了解了。碰巧,带着我入行的老师,袁和平导演和张鑫炎导演他们做得非常好,首先让我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岗位是什么,应该做什么。我拍第一部戏的时候,张鑫炎导演,坐在大摇臂上,拿着摄影机,突然摇臂的地盘掉了,人就摔下来,他第一反应是什么,直接把机器抱在怀里,背着地。这是什么,我不知道。

 

演员再大牌,也要服从角色,服从导演。如果我非要凌驾在导演之上,那只能说我没道德,起码就不是一个专业的艺人。有部京剧叫《徐九经升官记》,徐九经一直想做一个管官的官,到头来还是被别的官管。没有凌驾于别人之上的演员,出品人,好好感受自己爬山的过程吧,不要试图改变别人,改变社会。

“别把观众当傻子,我就等着看有些人死”


为了拍出从来没有过的《战狼》和《战狼2》,吴京可以说是操碎了心,特别是《战狼》,由于缺资金缺资源,什么他都自己上,还落得个“大包大揽”的名声。筹备《战狼2》时,他甚至对某些人放出了狠话。


你觉得拍《战狼》的时候我已经在掌控大局,那是你只看到了表面,你不知道背后有多少事其实是我无奈的

 

做功夫明星?说实话我自己还没接上茬儿呢,我和李连杰,甄子丹还差得远。其实想接上也不难,差距就在一部片子的事儿,别乱猜,我说的不是《战狼》这个系列,你记住喽,《战狼》只是我社会价值和人生价值的一个体现

 

别人以为我当时拍《战狼》的时候大包大揽,那是被逼的。没人,没钱,没人帮你干,不能断了片儿,赶鸭子上架,自己干了,这是无奈。明明人家有专业的导演,摄影,编剧,我说你让开我来,这不是神经病么。

开始准备《战狼2》的拍摄了,这次要玩点儿观众想不到的东西,不多,三场戏足够,不是美国人或者我们以前干的那种,动作设计要不重复才好玩,别把观众当傻子,你骗不了他们。


筹备《战狼2》的我头疼死了。小鲜肉,天价!前期准备,不做!部门的副组长升到了正组长,叫价!体验生活,不去!最后我就默默对自己说了一句话:我就等着看你们死。

“电影骨子里得有精神,

我经历过子弹就在我耳边打中靶子”

谈起电影,你能感受到吴京的热爱和较真。为了拍摄,他去学开坦克,甚至经历过子弹在他耳边打中靶子的危险情况,对于当今电影和演员的一些现状,他也有自己的看法。

我们中国的电影工业比别的国家都早。北京、八一各个电影制片厂,要每天下车间干活,有工会,有休息时间,演员要上山下乡体验生活……我不是给广电局的领导捧臭脚,我说,你们不容易,现在这个也护着那个也护着,但护得整个环境都浮躁起来,这样就不好了。


中国人的电影很少露肌肉,露胸肌,露腹肌,让画面看起来有进攻性,美国人韩国人都喜欢这样,中国人,少,因为大多数人一练到壮就会傻,动作不灵活没法演戏,我的电影,我演的角色就是要加大攻击性。


回来说电影,或者说我现在身边的这个圈子,得有骨子里的东西。有人说是天赋,天赋代表的是思维和才华,但我觉得只有骨子里那股东西才决定了你的最高点究竟能达到哪里,这不是你的才华,阅历,相貌,是精神。

 

我前一段时间去学开坦克了,演员就得体验到生活,没跳过楼你怎么去演跳楼。没撞过车你怎么知道车被撞上的时候会怎么运动。拍戏的时候,我说枪声是这样的,别人说,不是,我说听我的,我经历过子弹就在我耳边打中靶子。

 

每个人都要学会控制住自己,控制住自己的欲望而已。我还要说小鲜肉,可怜不可怜,现在他们选择的活法就是让自己以后没有机会成长,经纪人掌控,不停重复,这是限制发展。



“谁没年少轻狂过啊,现在我是‘弱势群体’”

随着名声和成绩的爆炸式增长,面对的质疑越来越多,以往的言论被扒出来的也越来越多,吴京几乎都没有直接给怼回去,而是做好自己该做的,该电影的给电影,该慈善的给慈善。


我是70年代生人,我的心态能够承受得住,哪怕你把我打回原形。说不会患得患失,不为五斗米折腰那是假的,但是,我随时都在自己的本位,我不忘初心。


谁没年少轻狂过啊,好多事儿不聊了。……我是学生会主席,给自己的同学打抱不平,30多个人把人家学校封了。扣了我半年的工资,那个时候1000多块钱啊,刚习惯了不跟家里要钱,行头你得买吧,酒你得喝吧,妞得泡吧,训诫到位,你还敢吗?(吴京笑了,坦率是个毛病,真可爱)

 

现在我是‘弱势群体’。有冲突不分青红皂就是我们的负面消息,假如哪天我和别人发生冲突,现在我就可以替你出一个标题《书生拼死力搏武星》,糟糕就遭在谁都知道我能打,同情心肯定在对方。所以我不打架,这是一道数学题,也是经济问题,一动手,不用分析了,吃亏的是我。

“武术是有内涵的,

本着善良的本性,少些烦恼”

吴京是名真正的武术人,从小习武,家里世代习武,曾经因为父亲的一脚而充满敬畏,他也要求自己的儿子去练武,这是一种传承,也希望他能有善良的本性。

我从小习武,是被逼上梁山。被打,不练就打,逃学,被打,一脚就飞出去七米,再也不敢逃学了。我们家必须世代习武,我是正白旗的,以前网上的那些很多都是以讹传讹。在我家里有块匾——武魁,御前殿试,咸丰皇帝赐的,历史就摆在这呢。我们家承吴氏太极拳,到爷爷那辈断了,我学了陈氏太极拳。

 

我爸一生只踹了我一脚。一个父亲让孩子永远记住的一顿揍,每一个家可能都是。谁小时候没被自己得父亲打过,最狠的那一次肯定一直记着,也许挨了一脚也许挨了一个大耳刮子,记一辈子,对父亲的敬畏也就在烙在那了。

 

我一定会让儿子去练武,不见得和我一样搞专业,这有三个原因:练武身体会协调;男孩子要有股子狠劲,有个爷们儿;武术是有内涵的,都不说博大精深,一样东西几千年长盛不衰,不值得去研究去体会吗。

 

我儿子原本就是叫吴所谓的,我希望他可以无忧无虑,我爸他们说吴所谓这个名字太不正经了,我说那就叫吴忧吧,以后再来个吴虑。我小的时候承受的东西太多了,也走了弯路,希望他们能本着善良的本性,少一些烦恼吧。

“江湖就是用来打的,

要彼此尊重,也要有点儿狂妄”

在武术的世界里,江湖是真实存在的,江湖中人彼此尊重,但大家都对自己足够自信,在江湖里,就是靠真正的拳脚说话,地位是靠打出来的。

最近老爱说一句话:不然呢?都讲四十不惑,但是我还有很多疑惑,比如说今后的路该怎么走,所以,我还年轻。慢慢走,平平稳稳地走,事情总会一点一点解决……不然呢?


我老婆说我是太传统,我觉得可能就是因为传统才能让我能立身长久。尤其是武术这个东西,它就得有规矩,你说功夫片吧,跳楼随便去跳,找条威亚就拉人,这是不顾及别人的性命!自己跳!摔死你个王八蛋!

 

敬畏这件事情分两面看,第一人类之间要彼此尊重,江湖上达者为先,你先到了,别吹牛逼,到最后你真比谁强吗?历史总是在重复,只是我们目光短浅,不知道而已,要有敬畏;第二个对一件事态度上的一定得有自信,或者说要有点儿狂妄,那是没问题的,战略和战术。

 

江湖就是用来打的,不打是在混江湖吗?腥风血雨是常态,躲得一片安宁,那就是个师爷。如果电影是个江湖,功夫电影是一个江湖,没被砍过怎么知道混,没吃过亏上过当,永远不知江湖险恶。第一刀砍过来的时候你得知道挺直了去抗,还不能死。


“做电影说到底是做人,

人生要有水面上和水面下的部分”


在吴京看来,做电影和做人是一码事,得学会做基础的事情,得禁得住喧嚣、掌声和光环,做电影,只有把基石做扎实了,才能继续往上走。


不要去碰习武的人的脸,后脑和肩膀,或者用手随便指指点点,拳打久了,遇到这样的动作会产生本能的反应,所以说我今天心情真是不错。(我们的摄影师今天把禁忌全都突破了一番,现在能安然无恙也算是个福分)

 

我这个人平常没什么禁忌,本就是让自己开心,该吃吃该喝喝,控制可以,不要走极端,人生就是要开心的,干嘛要让自己不开心。

 

我教别人的就是要把持自己,还要继续学习;不但多读书,还要总结,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你挨了砍就不能让同一个地方被砍第二刀。


人不可能一下子就爬上事业的巅峰,尤其是做电影这行。基石不扎实,金字塔是会塌的。一个摄影师30岁之后是最好的光景,一个电影人40岁往上才是黄金期,指望一毕业天下就是你的,吹牛逼吧,那是因为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

 

场务,灯光,摄像,武指我都干过,谈不上让自己更专业,但是起码知道对那个工种有什么要求,看得明白别人干得是好是坏,做一切基础得事情,将来都派得上用场。

 

我觉得做电影说到底还是做人,不是简简单单得喧嚣,光环。掌声,鲜花,和市场,那些光鲜的东西很可能伤了你。

 

人生就是有水面上,和水面下的部分,这样才好玩。

 

原文刊载于《时尚先生Esquire》2016年6月刊“人生的意义”栏目

编辑|暖小团 摄影|吕海强 撰文|Mino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