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人物

张若昀:我没什么套路
2017-07-12 00:29 来源:时尚先生网

认真给张若昀安个标签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儿。第一眼只看表面,很多人只看出他是个个性张扬的演员。角色外,他是一个勤勉的年轻人,高产,专注,求上进,沉默内向,同时,也有自己的态度。年轻人,谁还没点儿自我矛盾的状态?

ESQ:头发颜色挺酷,拍片前染的吗?
 
若昀:自己开心就染了,没准过两天进组就又变了。
 
ESQ:刚结束《花儿与少年3》的录制?
 
若昀:是的。马上又要开始忙,回组把《大漠骠骑霍去病》拍完,这算是一个重戏,拍的时间也挺长了。
 
ESQ:去年就开始了?
 
若昀:准确说几年前就开始筹备了,正式的剧本我是去年3月份拿到手开始看的,然后当年8月份开机,到现在还没拍完。
 
ESQ:等等,这么算你看了五个月剧本?
 
若昀:差不多,中间也接了别的工作,谁都无奈,不过现在行业环境也就是如此。回过来说我,真挺需要提早确定角色、早点儿拿到正式剧本的,这样能有足够的时间顺利进到角色里面。做演员这一行,用来打磨自己的阅读时间越长越好。我今年初拿到一个新本子,要10月份左右开机,现在还是觉得准备的时间有点儿不够。
 
ESQ:你演戏挑本子吗?
 
若昀:我会对一些戏感觉比较High,《霍去病》就算是一个让我High的戏。这是个讲汉代的史诗。在那个时代里面,人的很多行为和现在是完全不同的……其实生活剧我拍得挺少的,历史背景、谍战剧什么的我更喜欢一点,特殊年代、特殊工种的角色和故事会比较吸引我。对了,法医秦明也算我喜欢的一个角色。
 
ESQ:是不是看过历史方面的书?
 
若昀:嗯,15岁到22岁,就是我上高中和大学的那些年,算是我阅读量比较大的一段时间,确实也看了一些历史人文一类的书。可能是那个时候真的比较闲吧,而且青春期的男生总有点宏大的愿望,希望自己知道的东西多一点,就看了不少杂书。不过再后来一开始工作,人就不断地被庸俗化了,理想主义也被慢慢磨掉不少。
 
ESQ:这么说长大让你感觉有点儿无奈?
 
若昀:人嘛,成长的过程就是在抵御和慢慢接受,两者都有。
 
ESQ:抵御和接受,你哪方面强势一点?
 
若昀:你不可能永远和某事情作对。比方说,现在演员的风评不好,尤其是年轻演员,我是觉得一部分是演员自己的原因,另一部分是行业本身的毛病。我身边的一些朋友拍戏并不想用替身,但是剧组会要求他们用。我只能说现在拍戏用替身这件事还挺普遍的,有人无所谓,有人特别的厌恶,但是结果大家都看得到。我只希望自己能更早地拿到剧本,能提前拿到正式剧本真的是演员的幸运,你知道很多剧组在正式开机的时候,还没有正式的剧本。
 
ESQ:感觉你希望媒体更多地了解,不是一味去评论,是这样吗?
 
若昀:媒体有不同定位,演员也是一样。一部分演员会选择更钻研得深一点儿……这就像有的媒体需要抢头条,有的要发掘点儿深一层的东西。但是,需要是大众来选择的。我也讨厌八卦新闻,可我的亲戚朋友爱看八卦啊。一个人可以对一件事感觉到不适应,也可以做自己的调整,一味去愤怒挺傻的,那是和自己较劲。

2955
黑色刺绣衬衫 BALLY
红色长裤 GUCCI
鞋 VIVIENNE WESTWOOD

ESQ:你要求自己做一个有操守的演员。
 
若昀:谈不上,我说我自己要好好做,但看到结果之后,我又会说我做得不够好。演戏是我的喜好,不是职业操守。陈道明老师不是讲过“那些你以为吃苦的事儿,其实都是演员应该做的”吗,别聊什么敬业的问题,既然爱就自己做好。我们这一代演员没有外界写得那么糟,比起前辈来也差距不小,这样正好有很大提升的空间。
 
ESQ:所以读书对你做演员有帮助吗?
 
若昀:上学的时候我真是读了不少书,那个阶段我对表演有特别高的热情,可刚毕业拍戏还是烂,这听着就很有落差了。我挺早就发现,热爱或是喜欢什么其实对演技来说没什么帮助,反而是一部戏一部戏地拍下来,才会熟练。有思考也有提高。
 
ESQ:你比较重视自己的长线变化……
 
若昀:我不会跟别人比,可以比较自豪地说:我自己的每一部戏跟上一部比,都还是有进步的。当年那种不顾一切的热情对演技来说其实是无用功,拍了几年戏我就发现,以前用一个星期思考的事儿不过是件可笑的小事,今天花两分钟就有答案了。不过要是我现在还能保持当年对演戏的热度,在表演上应该可以登峰造极了。
 
ESQ:对你来说,演戏是个技术工种?
 
若昀:一方面是,另外一方面经验又让你省去了很多思考。就像中学物理课上学到牛顿三大定律,几百年世界上的人都认为OK,但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出来了,一切都被颠覆了。我开始演戏的时候,遇到一件简单的事儿,可能花很长时间也没想通,现在这些都不是问题了,我也丧失了去把惯常答案推翻再想一遍的冲动。经验丰富这件事也挺可拍的,培养了惰性,经验阻止思考,让一切变得没新鲜感。
 
ESQ:你的对策是?
 
若昀:我可以在下部戏挑不一样风格的导演,进到不一样风格的团队里面,他们会强迫我打破已经习惯的样子。我不喜欢自己一成不变,自己喜欢的样子,早就让观众审美疲劳了。
 
ESQ:你是不是也挺烦给一个演员贴标签这件事儿的?
 
若昀:这个时代的人太喜欢给演员贴标签了。我想说张若昀就是一个很正常、很普通、还走在路上的年轻演员。你为什么要给我贴一个标签呢?想叫我小鲜肉还是实力派?难道你不觉得这样贴标签对我来说太简单粗暴了吗?
 
ESQ:你想被怎么评价……
 
若昀:我发现观众并不清楚一个演员作品的完成次序,哪一部戏在前,哪部戏拍在后;演员也不知道一个观众是不是看过了他刚出道时拍的那一部或是几部演技还有点稚嫩的戏。聚光灯下的人会接收到先入为主的偏见,一个演员要怎么面对,怎么去做,只有自己才清楚。
 
ESQ:评判一个演员还是要看他的戏。
 
若昀:只有这个方法。看了一个人所有的戏之后,就会知道他是不是还在你的接受范围之内,棒还是烂,是不是还有改变的空间。喜欢我的人大多数觉得我还有上升空间,并且现在还算是能看得下去。我尴尬的是那些完全不了解我的人,他们对我的看法完全是来自道听途说,这我就要感谢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了。

2956
条纹针织衫
ALEXANDER MCQUEEN


ESQ:有什么特别想或不想碰的角色?
 
若昀:一个演员心里面是有个光谱的,超过自己太多的角色还是不要去挑战,我很清楚无法把自己变成那样的人物。
 
ESQ:这点你怎么衡量?
 
若昀:看剧本的时候有没有冲动。有冲动就是因为找到了自己和那个角色的结合点,已经在揣摩自己该怎么演了。想着这个人换成我的脸之后,他的体态,他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地开始勾轮廓了。看到不想演的剧本,那我的眼神和大脑就是一片空白,只是在不停地往下扫。
 
ESQ:你对编剧有兴趣吗?
 
若昀:写人的故事就比较容易打动我心。我自己是演员啊,我这个角色有没有被编剧当作人来写我是有体会的。很多编剧没把自己写的角色当人,就是放个标签在那儿,要么男神要么渣男,没血没肉。
 
ESQ:什么算有血有肉?
 
若昀:一个故事里面的人,有些是我在生活里的,有些根本没见过,如果那些我根本没见过的人他们身上发生的故事让我真的信了,我就会对这个剧本有冲动。
 
ESQ:据说你当年本来想考导演系?
 
若昀:这件事是听了我父亲的话,我和他商量过这件事,他说我这个外形别去考导演系去考表演系吧。上高中的岁数谁还没有点儿逆反心理啊?我当时的想法是要上了表演系,那我就是最帅的导演,可在表演系还真不一定是最帅的。他说你不要管这些,你就该当演员。
 
ESQ:刚开始做这行是个什么心态?
 
若昀:22岁我拍了第一部戏,不像现在的小男生一开始就有个很高的平台,没名气,没人喜欢我,没人骂我。我是慢慢被人发现的,那时候对未来没什么想象。
 
ESQ:现在对未来有什么期望?
 
若昀:不要失去乐趣。我是个没什么套路的人,只会在我的世界里说话,不太会面对媒体的一些问题,更不会面对大众的窥私欲。

2957
黑色外套 GUCCI
白色亮片背心
VIVIENNE WESTWOOD
牛仔裤 LOEWE
黑色短靴 BURBERRY

编辑 暖小团
摄影 黎晓亮(A STUDIO)
采访 文字 小明
执行 服装造型 傲寒
场地提供 A STUDIO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