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人物

景甜:敬生活的惊喜,也敬生活的误解
2017-07-06 01:25 来源:时尚先生网

吃苦已然成为景甜精神里的某种东西,她人生中可能不断在面临一些“阻碍”,无论是从前的“不适合跳舞”,还是曾经的“演技争议”,都无法磨灭她内心里坚持的火苗,她不怕受伤,不停练习,不停拍戏,不停感受。

景甜上一次来长城是在2岁半时,她已经全然不记得了,长城只存在于妈妈讲述的故事里。二十多年后,景甜拍了一部叫《长城》的电影,她扮演的角色林梅是一位长城的守护者,电影从训练到拍摄跨越快两年,可景甜却还是没有去过长城。当《时尚先生Esquire》把拍摄地定在长城时,景甜才突然意识到:“林梅终于来到真长城了。”

这一天,长城刚下过大雨,景甜散着头发,穿着一身灰色运动服,一步一个台阶往山顶爬。汗水浸湿了头发,一小缕头发粘在额头上,让景甜看起来像一个刚结束一场长途跋涉的人。雨后湿冷,她抱着自己的粉红色保温杯,以便喝上一口热水御寒。这个普通的保温杯已经用了差不多三年,也被身边工作人员笑称“传家宝”。

摄影师是来自法国的Gilles Marie Zimmermann,在长城的残垣断壁间,他让景甜背对着他,景甜脚踩着一双黑色布鞋,手里拎着旅行箱,望向遥远的山间,好像即将要开始下一场长途跋涉。Zimmermann问景甜:“Ready?”

景甜转过头给了一个灿烂的笑容:“Ready!”

2636

细格纹毛呢外套 Prada
棕色针织衫 Hermès

戏痴



过去几年,景甜的生活就像一场又一场这样的长途跋涉在进行着,她也像拧上了发条一般高速前进着。拍摄当天,她早上不到5点就起了床,但不一会儿就又眨着大眼睛,笑嘻嘻和身边人说话,眼下的工作是她看来最迫切的事情。

这两年,景甜可谓高产。在《长城》剧组待了整整12个月之后,回来立刻又去台湾拍了《青禾男高》,杀青最后一天,景甜拍摄了整整24个小时,结束的时候“走路都有点飘了”。早上7点回到宾馆,她又赶紧拿着行李飞到北京,换了行李之后马上再飞去横店,“一天休息时间都没有”,在横店拍电视剧《大唐荣耀》,一待又是五个半月。

她已经五年没有在家过过年,五年没有和父母一起过生日了,拍《班淑传奇》的时候,大年三十收工,大年初一她就躺在酒店床上发了一天烧。“我觉得没有很爽,我也没有觉得不爽,”景甜很坚定,“这是我要做的,也应该做的工作。”

演戏是景甜要做的事情,对她来说,这也是眼下最重要、最热爱的事。她喜欢的演员是凯特·布兰切特,她在伍迪·艾伦的电影《蓝色茉莉》里的表演,让景甜着迷,“那种表演让你觉得你的眼睛就离不开那个银幕,舍不得不去看她”,景甜说,那是她羡慕的状态。

景甜的演技,曾经是集中讨论的一个争议点。对于景甜来说,在演了那么多年戏之后,她有清晰的自我认知,她并不无知,也不盲目自信,坚持与审视并存。在豆瓣上,有人说:“一星是对景甜的鼓励,难得还在坚持演戏这条路。”景甜回应:“终于有人看到我的努力和坚持了,还给我一星已经很不错了。”

2637

黑色机车皮衣 Saint Laurent
白色连体裤 Hermès

演员柴碧云是和景甜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在电影学院又是同学。在柴碧云的记忆里,刚上大一时,很多同学都对电影还是蒙的状态,谈不上对表演多热爱,但那时候的景甜就已经处于疯狂看电影的状态了,“她不是说要当明星,她不是这样的,她是真的一直都是很喜欢表演。”柴碧云说。

和景甜一起工作的张晶菁觉得景甜是个戏痴,坐飞机的时候,大家都在睡觉,景甜大部分时候是在看剧本。平常她会随身带一个笔袋,里面有各种颜色的笔,她会把自己不同的想法用不同颜色的笔标记在剧本上。

张晶菁说,景甜每天拍完戏回到酒店的第一件事,不是卸妆,而是先把第二天的剧本过一遍,一定要把明天拍的东西都确认好。在那完成之后,她又会开始回忆今天拍戏时的状态和情绪。在拍《大唐荣耀》的时候,好几次景甜收工回到房间都会再继续大哭一场,“那个戏还压在心里”。

拍戏间隙,景甜通常的休息就是宅在酒店房间里看剧。有一次拍戏,剧组中间休息了一段时间,景甜就14天都没有出过酒店,每天都规律地吃饭、健身、看剧。生活里最爽的事情,莫过于洗完澡可以吃个西瓜,再继续看剧。她喜欢《国土安全》,也看《铁娘子》《黛安娜王妃》,试图去理解不同的人生,她知道自己的弱点在于阅历不够,难以理解各种人生。

她一遍遍反复看自己的作品,仔细分析自己在某场戏演得如何,有些时刻,当她都觉得剧中那个角色不是景甜的时候,她就会感到巨大的成就和满足,“那一刻我自己的心扉是完全打开的”,这就是她坚持的原因:演戏带给她的极大快乐。

在景甜眼里,演戏像两件事,一个是“爬山”,“其实你在一步一步往上走,你就给自己一个积淀,你走得越高了,你看到的风景和视野会越开阔”;另一个是“解锁”,“你越往前走,越深入地去研究,你碰到的剧本越多,表演经验越多,你又解开了一个锁,这场戏我应该这样演,我应该这样塑造一个人物,也是一个解锁的过程。”

这绝对是景甜切身的深刻体验,张艺谋在《长城》里教给她的东西,她发现自己在拍《大唐荣耀》时用上了,演戏时的进步和惊喜瞬间发生。

景甜当然也知道演员需要“敏感”和“脆弱”。詹妮弗·劳伦斯在《乌云背后的幸福线》里的表现让她印象深刻,整个电影很打动她,她也在等待这样一个时刻,等待下一个能够打动她的角色,激起她强烈的欲望和好奇心,她可以用自己最大的热情和激情去演绎。她渴望自己那个“脆弱”的瞬间。

2638

深蓝色细格纹西服套装、白色蝴蝶结衬衫
Emporio Armani
Niloticus Ombre玫瑰金手镯
Hermès

谁让我是翻得慢的那个人



景甜说自己是西北女孩,许多外界看来很苦的事对她来说不算难事。某种程度上,吃苦对景甜来说成为一种向前生活的逻辑。面对自己“要做的事”、“喜欢的事”,哪怕是苦的对于景甜来说都是开心的。

景甜从小就在“高强度”的环境下长大,小时候身体不好,父母送她去跳舞,在艺术团练舞本来就很辛苦,还被选进了演出班,每次遇到晚会,也不能提前走,等到结束回家,很多时候已经半夜1点了,“我记得很清楚,四年级,回到家发现作业还没开始写,累得崩溃了”,景甜说。

或许就像过去有人说她不适合演戏一样,小时候练舞的景甜,也面临过被老师说“不适合跳舞”,但景甜从不陷入自怨自艾的悲伤情绪中,她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埋头努力。离开家一个人到北京学跳舞,面临青春期,突然开始发胖,“我那个时候才1米5左右,突然胖到100斤了,老师就给我妈打电话,说我已经变成食神了,每次吃米饭至少吃两碗,吃四喜丸子,狮子头这么大一个一顿饭就吃五六个”。老师每周称一次体重,重一斤就罚一百块,后来罚两百,景甜的钱早就被罚没了,只能找同学蹭饭。

老师说景甜不适合跳舞,要是称到她重了两斤,就让她出去跑步,跑到这两斤瘦下来为止。景甜第一次生理期,就出现在这样的一次跑步中,同时伴随着淋雨。那时候景甜面临着被劝退的危险。

寒假回到家,妈妈也监督她减肥,整个寒假她几乎没有吃过饭。那时候还在长个头儿,景甜每天就吃点黄瓜、苹果、西红柿,整个寒假每一天都去游泳,一游就是四五个小时。游完了之后,妈妈骑自行车回家,景甜就跟在后面跑,妈妈不让她坐自行车,也不让她坐车。大年三十那天,家里做了一桌好吃的,景甜却被赶到一旁吃黄瓜,妈妈给她做了一个糖拌西红柿“算是年夜饭,给你奖励一下”,很惨,但也瘦了很多。等开学回到北京,老师看到景甜的改变,她也就顺利度过了几乎要被劝退的危险期。

学跳舞也锻炼了景甜的心理承受能力,那会儿她胆子小,可一去就要学会空翻,景甜当时是班上倒数第二个学会的。别人都会翻了,她作为不会翻的那几个,很着急,每天一上课,热身就是一千个侧手翻,“都是按千计算的,一直翻,你可能要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那时候不练别的,只练侧手翻”,老师说,量变才会质变,你就去翻吧。“如果腿摆得慢了,老师就会拿一个棍子去抽你,你的腿只要过得快就不会被抽到”,景甜那时候总是挨抽,她穿的白色连裤袜,回去看到全是血印子。但她心里明白,老师当然不是刻意抽她,只不过因为她腿慢了,到晚上了,她只能去操场自己慢慢练,景甜笑说:“谁让我是翻得慢的那个人呢。”

对于当时12岁的景甜来说,这些不是困难,“是一个你必须要完成的事情,是你的人生,因为你那个时候小,你不知道除了这个自己还能做什么,老师也告诉你没有退路,你必须完成。”小时候她以为自己“没有退路”,现在对演戏的驱动力则来源于热爱,“这是我自己愿意,并且我觉得为它付出我是值得的,也是开心的,一切东西都是发自于内心”,在景甜看来,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你那一刻不努力,不付出,以后会后悔的”。

2639

藏蓝色连体裤 Emporio Armani
白色内搭 Hermès

窗外在下雨,我们坐在车里,景甜弯腰拾物的一瞬间,腰胯处两块骨头间的摩擦发出一声异响,她的身子随之抖动,我不禁一惊,她随即说“是美国训练时的老伤”,问她每次都痛吗,她却坦然答道“习惯就好”。她翻自己去针灸治疗的照片给我看,一根长长的针穿过她的膝盖,另一边她还在放血,“像羊肉串一样”,景甜又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拍《大唐荣耀》的时候,她总是早上化妆的时候治疗膝盖,晚上收工了就治疗腰。除了这些长久的伤痛以外,还有数不清的皮外伤成为景甜拍戏时的勋章。

拍《大唐荣耀》时,摄影棚里温度48℃,景甜穿着一件厚重大衣演冬天的戏,地下流了一圈水,那是景甜的汗,根据剧情,搭戏的演员还需要再把另一件大衣披到她身上。景甜说:“导演,我已经有一件大衣了。”导演说:“没办法,因为你瞎了,他得关心你,他要给你披上。”

拍戏间隙去美国宣传《长城》,从纽约回来,景甜在杭州下了飞机坐车到横店,时差都没来得及倒,酒店也没进,就直接去了片场,“有时候连我都觉得自己挺可怕的”。

在大学同学郭凯眼里,景甜一直是女侠一般的角色。刚毕业时,郭凯和景甜同在横店拍戏,他去景甜的剧组探班。那时候景甜正在拍一场失火的戏,郭凯蹲在监视器前,准备看看这位老同学的演出。

刚一开始,郭凯就被吓一跳,“火枪喷出的火焰擦着甜甜的脸就过去了,眼瞅着几根翘起来的头发都烧没了”,郭凯说,拍摄结束后,他立刻冲进片场,一把抓住还在整理衣服的景甜,上下左右翻看个不停,喊着找人理论。

景甜却拉住他,捂着脑袋笑着说:“看着危险说明拍摄效果好啊。你看我没事,就是感觉后脑勺烫烫的。”

郭凯突然意识到,景甜再也不是那个在长跑考试时要搀扶着跑到终点的“菜鸟大侠”了,这么多年锻炼之后,景甜已经越来越坚韧,“夸张一点,需要的时候甚至可以举刀屠龙”。更让郭凯印象深刻的是,景甜面对自己所受的苦总是云淡风轻的态度,“甜甜似乎总能以她的方式挺过种种磨难,让关心她的人挂念又心安。”

吃苦成为景甜精神里的某种东西,她人生中可能不断在面临一些“阻碍”,无论是从前的“不适合跳舞”,还是曾经的“演技争议”,都无法磨灭她内心里坚持的火苗,她不怕受伤,不停练习,不停拍戏,不停感受。

2640

黑色流苏西服、黑色刺绣蕾丝低跟鞋 Christian Dior早秋系列
黑色V领连衣裙 Bottega Veneta

我真的很不错



和景甜熟悉的朋友都会感受到她的纯真,她是典型的“开口笑”,只要一说话,笑容就展露开了。虽然一直渴望在长途跋涉中成长,但性格里某些童真的部分一直存在于景甜的日常里。

景甜在微博上直播自己的洗脸全程,背景音乐是周杰伦的歌,直播也在粉丝要求下唱了周杰伦的歌。周杰伦是景甜喜欢时间最长的偶像,“我到现在每天都听他的歌”,十几年来,景甜说的每一天,真的就是每一天。

她有一个很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去看一次周杰伦的演唱会,但是每一次都错过。有一次,好不容易买好了周杰伦演唱会的门票,景甜立刻就在房间里暴走尖叫起来。可是后来通告又改了,她还是没能去到演唱会现场。

“你看到他应该会哭吧?”我问景甜。她突然捂住嘴巴,眼睛眯起来,“你现在说得我都快哭了,别说真见到他了”。

和大多数同龄的女生在青春期时一样,除了周杰伦,景甜还喜欢王力宏。王力宏为《长城》唱了主题曲,发布会的时候王力宏没来,但景甜觉得:“哇,放MV就好激动。”景甜的微信头像是红人宝贝“小刚几”;累的时候,她就在朋友圈分享神曲《我真的很不错》;如果给景甜一个水晶球,关于未来,她仍然像个少女一样,最想知道的是自己将来会和谁结婚。

景甜形容现阶段的自己最像“粉刷匠”,这是一个在她看来永远很开心的形象,就像现在的她,很忙碌,也很开心。

少女并不是柔弱的代名词,景甜有一个坚强的底色。在大学同学郝好的记忆里,有时候和景甜一起拍戏,总是一推开她的房间门,就看见景甜在地上压腿或者做平板支撑,景甜开玩笑说不想废掉自己的“武功”。有一次和景甜一起睡觉,郝好突然半夜遭到景甜的拳打脚踢,景甜一翻身,一拳就把郝好打醒了,郝好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景甜踢了一个飞脚。对此,郝好说:“甜甜武戏这么好,并且在很多部戏中有出色的表现,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她睡觉的时候都在打。”

2641

灰色战壕风衣 Burberry
白色衬衫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灰色束腰阔腿裤 Brunello Cucinelli

在拍《长城》之前,景甜就一直在努力学英语,柴碧云告诉《时尚先生Esquire》,那段时间,景甜会把写满英语的纸条贴在浴室里,就连洗澡的时候,她也在学英语。在国外拍摄的很多场景里,她没有助理、没有翻译,必须努力让自己融入当时那个陌生的环境中。

郭凯有时候会想起自己在处于低潮期时景甜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成为明星有很多自己控制不了的因素,那些不是我们追求的。我相信只要你努力,就能慢慢成为一个很优秀的演员,这才是我们最大的理想,才是值得我们为之奋斗的。”

景甜仍然在为自己的理想不懈奋斗中。

在雨后的长城拍照,景甜身上绑着5个暖宝宝,她意气风发,眼神坚定地站在城墙上,每完成一个镜头,她又像个小兔子一样跳到摄影师面前,看效果如何,再征求意见。

她打碎面前的镜子,拿剪刀剪掉自己的头发;她拎起箱子,望着远方,准备即刻就出发;她换上长裙,脱掉高跟鞋,双脚站在屹立在此处几百年的巨石上,像一个胜利者归来,耳边响起大鸟的长啸。

景甜微博上有句话,写于重回洛杉矶参加电影《长城》美国首映礼:再度回到这里,最难忘的,不是与世隔绝的训练,不是离家万里的孤单,而是辛苦和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所有人给予的支持与鼓励。那些汗水、泪水、死磕,幻化成不泯灭的动力。敬生活的惊喜,也敬生活的误解。不是所有人都能获得支持与关注,很庆幸这一刻有你们,除了感谢,再无其他。

再回长城,这或许是景甜当下最准确的写照。

2642

(本文刊载于《时尚先生》2017年7月刊)

摄影 Gilles-Marie Zimmermann
视觉策划 陈博
撰文 陆格 编辑 789
服装统筹 Roy 郭琪 李萌
化妆 王耀葳
发型 肖云剑(On Time)
服装协助 贾梦沙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