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人物

张朝阳:在适度痛苦与适度愉悦之间
2016-08-30 18:19 来源:时尚先生网

去做有意义的事情,获得充实感和成就感,这个是人生的意义,顺便你会感觉到很满足,这就叫快乐。

  无论是跑步还是人生,张朝阳发现其实痛苦不是永恒的,只要你跟痛苦同在,不去理会,一段时间后它就没了。了解了痛苦的本质,你就可以忍受它。

张朝阳2.jpg

  “张朝阳,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1964年出生,1998年创立搜狐网。”

  张朝阳用“永动”形容自己在跑步时会达到的稳定状态:身体反馈给他一种持续的、小剂量的痛苦,而他,相对快乐地忍受着这一切。

  张朝阳的最近一次公开长跑是在三亚,搜狐举办的“第五季搜狐名人马拉松”。20公里的半程,特别规划的路线里包括了海岸、沙滩和草木茂盛的安静道路。他的“永动”状态出现在最后一两公里处。时间接近正午,云层消散,气压很低,太阳烤着沙滩上的最后一段路,“持续的、小剂量的痛苦”正在发生。他有点儿兴奋,因为胜利在望,而痛苦在可忍受范围内。他觉得自己能不知疲倦地、永远地跑下去,不担心有更大的痛苦在前面。

  跑完半程马拉松后,张朝阳坐在沙发上,穿着橘红色的运动衫,表情愉快轻松。“跑得很高兴。”他说。他不怎么讨论成绩,只是说哪段跑得高兴,哪段实在有点辛苦。

  如今的张朝阳越来越懂得顺着自己的身体来。以前登山,总是在目标的激励下“挑战极限”,因此“伤了”。跑步后,他不设置目标,也不在乎成绩和名次,像控制自己的情绪一样,他试图把自己的身体感受控制在“适度痛苦”与“适度愉悦”之间——如果痛苦,那就放慢速度,不必让自己过于痛苦。

  张朝阳自述:

  跑得最开心的是最后一两公里,因为胜利在望。在海滩上跑着、风吹着,会减缓你的疼痛。人达到一种稳定状态。

  跑步就是这样,一开始你慢慢切入状态,启动自己的身体,然后到了比较累的阶段,有点岔气的那种状态。但跑到最后,你活动开了,变成一种机械运动,小剂量的稳定的痛苦,进入永动状态。累是累,但还行,可以忍受。你会一直地跑,觉得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你不担心有更大的痛苦在前面,这种痛苦是持续稳定的,涓涓细流似的。那时候你觉得,OK,再跑二十公里也行,这种状态是可以延续很长时间的,这叫我所说的稳定的状态。

  在忍受痛苦的同时,你会开始另外一个过程,你会看到风景、看到风浪,你跑步的姿势很多镜头会照下来,这些事情都让你兴奋。它跟你的痛苦是两个独立的过程。人往往就是这样,另外一个独立的过程让你兴奋的时候,你对痛苦好像就不太在乎。

  今天前八公里我都在陪跑。陪王凯,陪于莎莎,陪袁姗姗说话,根本就没觉得累。把他们都落下了之后,我开始加速了,速度快了,就开始觉得累了。今天跑得比较煎熬的是八九公里、十公里的时候。太阳出来了,特别热。气压很低。腿比较沉,呼吸的整个感觉就不太舒服。我也不会让自己跑得太难受,就会速度再放慢一点。接受这种不太舒服,就是忍,就是共存,不太舒服也就不太舒服。

  不是靠意志力去征服,而是靠经验去应对。无论是跑步还是人生,你会发现其实痛苦不是永恒的,只要你跟痛苦同在,不去理会它,一段时间就没了。所以这是一种经验,一种对痛苦的认识,使得你在痛苦面前不紧张。我现在对痛苦忍耐度挺高的,之前不太高。了解痛苦的本质,所以就可以忍受。本质是你不理它,它就会消失。

  我以前不跑步的时候是登雪山的。在忍受痛苦这件事情上,登山和跑步不一样。那时候的话,也比较年轻。兴奋感比较多,包括很多我们搜狐的活动,雪山峰顶直播,设备、器械,往上攀登,所有这些都是冲着登顶的目标。比较年轻的时候,往往就会比较被这个目标驱动。是兴奋感导致你忍受痛苦,就忍过去了。而现在,好多事你都不在乎,这样的话,你就把这件事当成本身就值得做的事,兴奋度虽然低一点,但是确实我觉得跑步是一个有意义的事情。

  我觉得任何事都有道,要掌握其道,这跑步的确有其道。我实际上是研究出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就是“小步高频”。真的特别好。首先能节省百分之三四十的体力。从力学原理上也很靠谱,小步高频,人像单摆一样,就是说只摆后边,不是摆前面,就是腿不要跑到前面去。本来你这个速度是恒定的,你自己的腿是很重,腿往前扔的时候,实际上是把你的身体往后拖了,动量守恒。等于本来是后腿蹬朝前走呢,一脚踩油门了,你另外腿往前一甩,又等于踩刹车了,就老是“嘣嘣嘣”这样跑。大踏步就是这样,拉扯自己。

  如果你是小步“哒哒哒”,每次这个单摆“噔”一下到了这个中间,“啪”就着地了,“哒哒哒、哒哒哒”朝前推着走,拉扯力就很小,就很顺、省劲儿地往前走。手臂也不要甩太大,就在底下甩,脚抬得不是很高,所以打地很轻,不伤膝盖。每次着地,轻轻地,“啪啪啪、嚓嚓嚓”,不是“嘣嘣嘣”。速度快起来也可以很快,小步“哒哒哒”你蹬力。所以,各个角度都特别好,很多运动员跑都不知道这种跑法。

  以前登山,所以我下肢力量比较强大,上肢力量比较弱,这是我的缺点。所以我准备训练一下。反正各种方法吧,无论是打沙袋也好,还是说磕长头。佛教里面有磕长头,它是整个浑身的锻炼,但是对上臂是更锻炼。往前扑,扑下去,然后用手撑着。(说着突然俯身下去缓慢地磕了一个长头,又爬起来。)我也接触了佛教,也接触了一些仁波切了(笑),他们讲给我的。对整个身体的供血,臂力的供血,脑供血各种方面有好处。我磕过一段时间,现在准备再磕。

  跑了一年了,两千公里了。我的定力由不够强到强,肩也好像被拉长了。我也研究了西方的一些书什么的了,发生的变化是很难测量的,很缓慢,我也只跑了一年,还在继续检验。

  有研究说,50多岁的人跟20多岁的人的跑步能力是一样的。美国有很多人就是70岁、80岁还在跑步。当然中医理论还是要讲气血,不能跑伤了,不能跑过量。就是适度,过量了肯定伤气血,你适度的运动,就可以活气血,打通整个脉络,然后养气血。你要营养跟得上去,你睡眠要好,我觉得中国的中医理论对人体的理解还是很对的。不要太超过自己的极限。

  像我以前登雪山有点,根本就没考虑。伤了,有点伤了。后来那几年,导致我情绪上开始比较depressed,depressed了好几年。直接诱发是因为有一次登雪山。情绪比较低沉的时候,尝试过很多东西(笑)。也打过一些坐。最后可能就是西方的行为心理学加中医,把我这个基本上解决了,现在逐渐恢复过来了。

  跑步特别方便,你随时就跑了,所以能坚持。在跑步的过程中,你瞄准脚上,注意力在呼吸和脚上,其实也不孤独。像佛教说的,注意力有一个依处。你注意力就放在脚上,你也观察、注意几件事。我有时候就这样,如果是下午跑,那我上午发生了什么,OK,我现在跑步这半个小时,我专门想这件事。你边跑边回忆,今天见了谁,谁说了什么话,这个话里边是什么意思。想你某一个产品,想某一个用的东西。喝了什么饮料,用的这个杯子是什么形状,它是怎么造的。沿着一个线索就思考下去了,不知不觉,然后时间就过去了。

  但这不是让思绪飘,是要主动地去决定,我决定把注意力放在这件事上,我来想这件事。我主导我的注意力。这是一个训练。

  活着,就要去感知这个世界,这是人生的一个意义吧。我们经常说“过脑子”,很多情况下我们是不过脑子的。比如那天我才发现,墨西哥到底有多大,它在跟美国接壤,对吧,那么再往南部是什么国家,秘鲁、阿根廷,还是什么,你脑子从来不过的。直到看了地图,你就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可以在跑步和在思考问题时候经常过脑子。当我们过脑子的时候,我们脑子里面有很多很多吃透了的东西,这样我们的创造性,我们思考问题,就会很轻松了,就有接入点了。要不然我们很多事都是半生不熟的。

  我没太在乎跑步的目标,我觉得它是能提升生命质量的一个方法。不会说是要,一直跑马拉松跑进多少,或者是每年要跑多少公里,或者跑遍什么东西,没有确立这样的具体的目标,但是可能会要求,每天5到7公里,或者每周跑到三四十公里,感觉比较舒服。

  每天能够运动就是一种身体的参与,参与本身就是生命的意义所在,也确实会健康。以前我说要活到150岁,现在已经不这么说了,不追求无限地活。我们可能随时会死去,但是要在活得有意义的参与的状态下死去。

张朝阳4.jpg

  以前很对抗一些东西,现在呢,我觉得痛苦、衰老,甚至是死亡都是生命的一部分,你就要接受它。它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一个人如果是春风得意、少年得志的话,他往往会认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自我觉得伟大。这样的话,他就不能接受。凭什么?凭什么痛苦、衰老,甚至是死亡,凭什么会降临在我头上?把自己当成一个平常的人的时候,就会觉得你的生命中得到了这么多东西。你就不会觉得不公平,就会接受这个事情。

  我觉得现在,尤其是中国人现在有一个问题,缺乏一些价值观吧。我们为什么活这个问题,大家都很迷惑。剩下的就是一种出人头地,甚至出人头地的这种标准也变成了单一的,就是你钱多,你出名,而不是说你值得尊敬。成功的定义非常模糊。所以说当代中国人真的是活得挺艰难,没有价值观,人很容易痛苦。

  去做有意义的事情,获得充实感和成就感,这个是人生的意义,顺便你会感觉到很满足,这就叫快乐。当然让人生过得更快乐,更有充实感,更有意义,这是我要达到的。跑步这是其中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要在掌握的知识和条件的情况下做到最好,但是即使你做到最好,还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那就听天由命了。所以说我们要知道这个度在什么地方。不能过,过了就成为精神问题了。你每天的生活就是要判断的,所以活着是很累的(笑)。


文/钱杨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