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谈资

奥斯维辛集中营:审判或许迟到,正义从不缺席
2016-06-28 18:40 来源:时尚先生网

6月17日,德国西部小城代特莫尔德的法庭上,一位94岁的老人正在为他七十多年前的行为忏悔。法官最终判处他五年监禁,曾经的无动于衷让他成为了杀害17万犹太人的共犯。

  作为纳粹德国时期最大的劳动营和灭绝营,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一直被喻为“死亡工厂”。营内有四个巨大的毒气室,一次最多可屠杀12000人,配备的焚尸炉每天可焚烧8000具尸体。从1940年建成到1945年被苏联红军解放,一共有110万人在这里被杀害,其中90%都是犹太人。


图片1.jpg

奥斯维辛集中营


图片2.jpg

奥斯维辛集中营1944年8月的航拍


图片3.jpg

集中营中劳动营的大门,写着“劳动带来自由”


  94岁的霍尔德·汉宁(Reinhold Hanning)是前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守卫。他在18岁时就加入党卫队,后来由于在基辅的战争中头部受伤,被认为“不适合继续待在前线”,于是上司被派往奥斯维辛做守卫。


图片4.jpg

霍尔德·汉宁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当守卫时的照片


图片5.jpg

集中营里姓名不再有意义,俘虏均使用代号


图片6.jpg

集中营里的孩子


  霍尔德·汉宁在奥斯维辛从1942年待到了1944年,他被指控协助纳粹在集中营进行的大屠杀,造成至少17万人死亡。尤其是在1944年5月到7月间,他参与了将42.5万名匈牙利犹太人驱逐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行动,其中约30万人一抵达就被送进了毒气室。


图片7.jpg

犹太人被赶下火车


  当载着匈牙利犹太人的列车抵达奥斯维辛,人们就会通通被赶出车厢,医生会按能否劳动将人群分成两类。不能干活的人会被送到“浴室”,里面不仅有衣橱、毛巾,还有轻松的音乐。当人们争先恐后涌进浴室后,看守会锁上铁门、熄灯,开始向“浴室”里投放毒气“齐克隆B”,任“浴室”中的人惨叫、挣扎。一刻钟后,再打开灯通过窥视孔观察里面的动静。


图片8.jpg

毒气室前的危险标志


  霍尔德·汉宁的法官安科·古鲁达认为纳粹像“屠杀机器”一般运转,而这台机器上的每一个零件——参与其中的人,不论角色有多么卑微,都应为此负责。因此他以“谋杀同谋罪”被判处霍尔德·汉宁五年监禁。


图片9.jpg

法庭上的霍尔德·汉宁

  

  其实直到2011年,只有被证明直接参与大屠杀或者使用酷刑的纳粹分子,才会被认为有罪并获刑。因此,德国“国家纳粹罪行调查中央办公室”在五年前,重新启动了对奥斯维辛集中营前守卫的调查工作。这个机构除了负责搜集纳粹罪行证据,联合德国各地检察机关对疑犯提起诉讼,还承担纳粹战争罪行的调查研究工作,至今已完成了7000多场审判。然而,在世的前党卫军成员已经为数不多。对于这些“纳粹猎人”来说,追捕仍然在世的逃犯也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图10.jpg

国家纳粹罪行调查中央办公室中,被捕对象的索引卡片


  英国的《卫报》也表示,对霍尔德·汉宁的审判,可能是针对党卫军的最后一例审判。

  对霍尔德·汉宁的审判其实从今年二月就开始了,只不过考虑到他个人的身体状况,每天只开庭两小时。四月的时候,他通过律师做了一份请求原谅的声明。“我曾经是这个可怕的犯罪组织的一员,这个想法深深折磨着我,我看到那些不公正的事情正在发生,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制止,我深深地感到愧疚,我为我的行为道歉。”


图片11.jpg

霍尔德·汉宁一直靠轮椅行动


  但他在法庭上一直沉默不语,避开与他人的眼神交流,也并未透露在集中营工作的任何细节。这让一些出庭作证的幸存者很是气愤和沮丧。

  “我想知道为什么数百万犹太人被杀害?集中营里到底发生过什么?我们这些幸存者都想知道。”列昂·施瓦兹鲍姆(Leon Schwarzbaum)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已经95岁的他专程从柏林赶来。审讯过程中他情绪激动、声音颤抖。“我并不希望霍尔德·汉宁坐牢,他很快就会面临‘死亡’这个最终的审判。但我希望他能够告诉年轻一代事情的真相,不然的话,这一切都将变成尘封的历史。”


图片12.jpg

列昂·施瓦兹鲍姆展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老照片,他旁边的叔叔和父母都在集中营中去世


图片13.jpg

此次审判中,多位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出庭作证

 

  许多犹太组织对这次的审判大加赞赏。审判不是为了惩罚,而是给那些曾经做错的人道歉的机会。当然,它也让人们相信正义或许会迟到,却永远不会缺席!


图片14.jpg

奥斯维辛遗址改建的博物馆中,遇难者的照片墙


*1947年7月2日波兰国会立法把集中营改为纪念纳粹大屠杀的国家博物馆,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文:张碧思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