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文化

泰拳儿童训练营:在血腥与赌博中被推进成人世界
2016-05-15 05:26 来源:时尚先生网

Esquire记者深入儿童泰拳中心,探寻泰国儿童拳击赌博盛行背后的故事

??1.jpg

整洁的平头,干净的白T恤,灵活的体格,Boonsong Samrong看起来比泰森更厉害。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对他的未来十分明确。“我想做一个拳击冠军。”他一边说一边脱下校服,换上花哨的丝绸短裤,在是他体积两倍的沙袋前做起了准备活动。

几个小时后,Boonsong 就要从家乡罗勇府前往芭提雅海水浴场。在那里,他要尝试用36场31胜的战绩打破自己的纪录。

??2.jpg

随着他猛烈地击打着巨大的沙袋,铁制的波状屋顶吱吱作响,院里的鸡因为受惊而四处散开。除了Boonsong,这个窄小的房间还住着他的爸爸和哥哥。这个临时的家庭健身房是从曼谷著名的伦坡尼泰拳场改建而来,伦坡尼拳场最近搬迁到了位于首都郊区的新址。但是在这里,在这个不起眼的营地,和哥哥、父亲以及其他四个家庭拥挤地生活在一起的Boonsong,梦想着有一天能站上伦坡尼拳场,那个被誉为泰拳精神家园的地方。

“我只在乎拳击,”他告诉我们,“在学校我很努力,但读书太枯燥了。我整天都盼着回家训练,拳击让我兴奋。我希望有朝一日我能成为一个冠军,让自己和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3.jpg

像泰国很多穷苦的男孩女孩一样,Boonsong和他的家人把这个国家的代表运动泰拳看作是摆脱困扰这个国家大多数人贫困问题的明确途径。泰拳被誉为“八肢艺术”,意为泰拳重视拳头,肘部,膝盖,小腿和足部的使用。

这个古老的搏斗艺术在现代仍然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在泰国这样一个赌博文化根深蒂固的国家,尽管非法,但这项运动还是犹如一块吸金石。举行认证拳击比赛的注册拳击场馆被看作合法的赌博场所,在曼谷的电视拳击比赛中赌客下注金额高达545万人民币。

photo4.jpg

虽然拳击手们致富之路走得艰难,但顶级泰拳手平均每场能挣到两万人民币。不仅如此,他们还享受着明星特权。跑车,别墅,美女,在重视地位的东南亚国家,它们绝非无关紧要。

直到儿童被允许做职业拳击手,热钱才开始流入这个圈子。在这个国家,甚至六岁的孩子已经开始在拳击比赛中争斗。

Boonsong的职业生涯有着充满希望的开端,他用胜利为他的父亲赢得了不菲的收入。每场比赛他最多可以收获七百多块人民币,考虑到他的父亲在当地建筑工地做临时工,不规律地劳作一天只能收入不到两百块钱,这个数字非常可观。

“当然,钱来的很容易。”Boonsong的父亲Sompong说。为了找工作,他从泰国东北的武里南府搬到罗永府。这片被称为依善地区的广袤土地是泰国最穷的地区,因传统习俗和农业而出名,这个地方还盛产泰拳冠军。

“你把这称作剥削也可以,”他说,

“但在我看来,这比沉浸于吸毒,电子游戏好太多了。”

Sompong以前自己也是个拳击手,但现在,他更愿意通过训练自己的两个儿子来实现当年未竟的梦想。“大儿子喜欢足球,但这个对拳击真的很有野心。他态度好,从电视上学习高水平的泰拳比赛。他愿意付出,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在乎。他不经常输,但他每次输的时候都很可怕。”他指着Boonsong说。Boonsong换了短裤,全神贯注地在手机上玩“愤怒的小鸟”。

初露头角的泰拳明星生活并不容易。训练艰苦,天还没亮就要完成的十千米跑步和放学后的两小时拳击训练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比赛是残酷的,来自父母的压力也是巨大的。

photo5.jpg

Sompong承认自己十分严苛。“如果我不严厉,他们就不会足够重视它。”他说。受伤很正常。当被问到被当作拳击明星来培养有什么不喜欢的地方时,Boonsong的哥哥Preeda回答说:“有时候因为踢腿导致腿部浮肿而不能去学校和朋友们一起玩,那种时候很讨厌拳击。”

那天傍晚,我们目睹了Boonsong在芭提雅Thepprasit体育馆的比赛。当晚节目的发起人是Soontorn Noiudom,一位亲切圆脸的老人。75岁的他把50年的光阴都奉献给了泰拳。尽管这个体育馆比伦坡尼体育馆规模要小,但在这里比赛仍然是一件光荣的事。现场乐队会演奏传统音乐配合比赛,贵宾席上坐满了看似大人物的泰国人,冷漠的俄罗斯人和他们金发丰满穿着紧身牛仔短裤的妻子们。

photo.6.jpg

当问及他节目中包含的儿童拳击,这个发起人为之辩护:“你把这称作剥削也可以,但在我看来,这比沉浸于吸毒,电子游戏好太多了。”

依照规定,儿童拳击的比赛时间较短,大概有四个小时。因此,当Boonsong和他的对手走进拳击场的时候,整个场馆只坐满了一半。即使如此,在场的人也都尽最大的努力大声说话,一边通过手势下注一边朝两个男孩大嚷。这里没有正规的设置赔率和收钱步骤。取而代之的是,大家私下里互相下赌,用特定的手势设定赔率。据我们的工作人员统计,比赛才刚开始,就有超过九万人民币的赌金。

喧嚷的人群和混乱的音乐尽最大的努力想盖过拳击场的风头。但再大的杂音也无法盖过膝盖与膝盖,拳头与脸庞碰撞的声音。

photo7.jpg

稍晚些时候,我们见证了经验丰富的拳击手们碰面的时刻。他们的眼睛紧盯着对手,向对手发动猛烈的攻击。相比较于老练的专业选手,这两个男孩显得稚嫩而生疏——像是两个不开心的孩子试图解决一场操场争端。双方的脸上都露出对胜利极大的渴望。

在这样的情况下,局势对Boonsong是很不利的。他的对手比他大一岁,体格也明显比他强壮。作为一个天生的表演者,Boonsong表现得出奇的镇静。他自信地站在场上,没有被体格上的差距吓倒。他一直保持着诱敌的笑容,只有偶尔腹部受到重创的时候那笑容才短暂地消失。在他的角落里,他的父亲和哥哥拼尽全力掀起人群的呼喊,试图影响裁判的定夺。

photo8.jpg

虽然场上局势不甚明朗,但年长的对手显然是更优秀的拳击手。裁判按照规则给他分数一点也不令人奇怪。在后台,Sompong十分生气。他认为对手在最后一刻更换就是为了让赌徒们更容易挑选冠军。而我们的Boonsong,平静地告诉我们:“你们会在拳击频道看到我。”而他的朋友们则放肆地笑着打开了另一打啤酒。

男人们并不觉得这种儿童拳击有什么问题。但对其他人来说,这不是可笑的事情。泰国的儿童权利维护者们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呼吁要对儿童拳击有更严格的监管措施。1999年,拳击法案为职业拳击手设定了15岁的最低年龄标准。然而事实上,这条法案并没有真正保护到儿童拳击手。只要父母签署一份同意书,他们就可以走上拳击场。

“因为教练要求控制体重,所以很多孩子都发育不良。”

他说,“长时间练习拳击很有可能会在之后的人生中导致脑部受损。”

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受到关注。在依善地区研究儿童拳击的教授Sombat Ritthidech发现,在他的研究小组中,很多儿童因为长时间训练经常旷课。“因为教练要求控制体重,所以很多孩子都发育不良。”他说,“长时间练习拳击很有可能会在之后的人生中导致脑部受损。”

不只是医学专家和儿童权益维护者反对儿童拳击赌博。

在充满摩天大楼的曼谷商业中心,紧邻着湄南河的一个公共健身房里,我们见到了Pin Wongakaparon。这位73岁的教练,曾在伦坡尼拳击场拿过冠军,现在把业余时间都用在训练年轻的男孩女孩们泰拳上。尽管不再年轻,他也认为,儿童拳击赌博应该尽一切可能禁止。

photo9.jpg

“儿童应该有能力保护自己,维持体型。”他说,“泰拳简直更合适不过。但是拳击赌博太危险,而且不适合儿童。它把儿童在尚未准备好的情况下过早地推入了成人世界。”

然而其他人认为,从小参与拳击比赛是获得职业成功的必经之路。他们还认为,训练的纪律使他们专注而远离酒精和毒品的诱惑。

第二天早上,经过芭提雅一战,我们拜访了Tor Nongtapan。这是一个当地政府运营的儿童训练营。这里的器械比Sompong的家庭健身房好了很多,有正规的拳击场和像样的运动器材。它是这里的首席教练Analie Youngsiri的沥心之作。

“我是个没用的人,我以前经常打架。我抽大麻,觉得上课很无聊。泰拳给了我目标,给了我更好的生活。”他回忆道,“人穷的时候很容易走上邪路,所以这个训练营很重要。”

在少年拳击手中有三兄弟Amarin, Namchoke and Thanapat (都是8—15岁),Analie把他们挑选为最有潜力的人选。他们因引体向上和拳击课而精瘦瘦有肌肉的四肢是被选中的主要原因。

photo10.jpg

他们的妈妈Kanlaya,来自柬埔寨首都金边。用每天剥槟榔和山竹挣的50多块钱的工资将他们独自抚养长大。

她承认他们所带来的额外收入是不得或缺的,但她为受伤而揪心。“我们和别人一样,想要更多的钱。”她说,“我想买新车新衣服,为自己添些东西,我还想给他们买他们想要的。泰拳可以成为我的孩子们的职业。即使他们成不了明星还有其他的选择。也许是裁判,教练。我经常一想到他们可能发生的坏事就担心不已。”

男孩们更关心健身方法和饮食,在准备比赛的节食阶段,他们只能喝粥。“我讨厌比赛前不能吃糖的日子,”八岁的Thanapat皱着眉头,很不高兴。

开学日子临近,兄弟们和训练营里的其他孩子一起进行十千米晨跑。我们看着他们慢跑着经过当地的寺庙,朝着地平线的方向前行,而后消失在路的转弯处。对他们来说,这只是成长和蜕变征途上的几步路。


编译自:时尚先生新加坡版2016年5月刊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