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

时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义时尚

文化

跟踪,隐藏,刺杀……做特工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
2016-05-12 21:12 来源:美版Esquire

大部分时候我的身体都是非常安全的,而精神…我曾经有11次濒临精神崩溃。

图1.jpg

在美国社交网站Reddit上,一个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跟大家分享了他复杂的生活体验,他的生活里从来不乏恐怖又有趣的事情,所以绝对不会有无聊的时刻存在。

考虑到在他分享的信息中,参与过的一部分秘密行动已经影响了我们的历史进程,因此选择把时间、地点还有时间线都隐去,但这丝毫不会减少他故事的趣味性和重要性。

他的背景自述

我是一名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官员,曾经就职于行动处,主要参与在中东以及阿富汗的行动。在奥巴马2010年的阿富汗增兵计划里,我负责消除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许多个致命的简易爆炸装置(IED),以及从战场上除去大量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高价值目标。在阿富汗的坎大哈,我也参与了击毙本拉登的海王星之矛行动,我的最后一个任务是在叙利亚内战中的一个最高机密工作队。

2.jpg

我们把我们认为最有趣、最有价值的交流搬了下来,希望能满足你的好奇心。

问题1:家人

在你们的所有问题里,问了关于我家人的问题——我把家人的范围定为我的爸爸妈妈。我告诉他们我是一个收入很低的销售员,就像我告诉其他人的一样,因为那是个很枯燥的工作,所以他们深信不疑,并且不会问一大堆相关的问题。 我刚刚在上周告诉我的妈妈和爸爸们我工作的真相,我内心埋藏了十年的一个重大负担终于被卸了下去。 

问题2:间谍可以来自各行各业吗?

你在加入情报局之前无法准备任何技能,去帮助你成为一个强大的候选人。是的,军队的经验会在某种程度上有帮助,但是要成为一名像我一样的情报局官员,你提前准备不了任何东西。这是一件好事,这样每个人的起点都在一个公平的范围。对于我来说尤其如此,因为我只是一个来自中西部的普通人。

3.jpg

问题3:特工会面临什么危险?

你可以想一下在一个战区做代理人已经很危险了,而我还是一个战区的情报局官员。然后当你想到你是身负重大任务的中央情报局官员,所以要随时保持能得到稳定的谍报和躲开追踪器。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就是阿富汗本身就有无数个机会试图杀死你,无论是通过地理环境或病毒(我曾感染的病毒几乎杀了我),尤其是对于我这种不常见的中西部地区的人。

问题4:工作中最艰难的是什么?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

精神。我曾经有11次都快要精神崩溃,而大部分时候我的身体都是非常安全的,没有虚弱或者残疾。也就是说,在我的书中有一个完整的章节来描述它,就是《螺旋式下降》那一章,它里面谈到了我曾试图通过药物或者酒精来减压。这不是一件好事,但它发生了,我认为应该分享出来,因为很多人回来之后都要有一个艰难的时间调整。很难用其他东西以取代这种肾上腺素的感觉,在回家后也很难对付那些恩怨的小气的事情,但我已经做到了。

4.jpg

问题5: 你是否真的跟踪你的目标,就像在电影中演的那样? 

好问题。让我先来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我猜你说的是《刺杀本拉登》这样的电影。这是一部还原度很高的电影,正如我们昨天从vice网站上看到的一样,这是因为情报机构一直帮助保证其真实性。

问题6: 如何避免被跟踪和甩掉那些跟踪你的人?

至于这个问题,你们可以到鲁斯霍夫曼的《值10亿美金的间谍》这本书里找答案,它列出了谍报技术中的谍报侦察与反侦察。

5.jpg

问题7:特工是否也和军队一样流行硬汉文化?

我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就是为了融入我们雇佣的一些核心人士,而去咀嚼烟草。把烟草嚼绿吐在了垃圾桶里,喝了可乐后,然后又狠狠嚼了一口以证明给他们我不是娘炮。事实证明我又吐了,然后早早回家,好好做一个美国梦。

问题8:你用了假名字吗?

百分之百是真的,虽然我的许多朋友在知道了我的真名之后,依然在叫我的假名字。很狂野哈?

问题9:值得吗?

我每天也都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那些事情到底值不值得,塔利班是不是真的将会接管阿富汗,也许他们会做的很好。ISIS的势力将来还会增长吗?我认为他们已经开始下降了,但是或者是其他人又用合理的理由轻易取代了他们的位置呢?显然这些都是问题。

6.gif



文: TIMOTHY DAHL 

编译:张丽芸

今日推荐

点击置顶